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正文卷 第733章 泠鸢与君逍遥的第一次碰面,各自试探,地府轮回眼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J神 6953 2021-08-17 18:37

  虚空之中,花雨弥漫。

  各种祥瑞异兽虚影显化,宛若一位女仙将要临世。

  一位身着雪白琉璃长裙的女子从虚空显露真身,高贵华美,不可方物。

  长裙沿腿根裁开,露出格外修长笔直的玉腿。

  容颜精致绝伦,五官若上天雕琢的完美造物,星眸点缀着高冷淡漠之意。

  肌肤细腻若羊脂玉,娇躯流淌仙光。

  各种异象,星轨,大道纹路,环绕其身。

  竟是给人一种创世女神般的感觉。

  正是帝女泠鸢!

  看到若女神降世般的泠鸢,天冥子的心狠狠一颤。

  他自然不是因为泠鸢的美貌而心颤。

  他没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仙庭帝女会盯上自己。

  而且以泠鸢的实力,若想隐藏,他的确难以察觉。

  “杀!”

  天冥子甚至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

  骷髅骨龙发出咆哮,对泠鸢出手。

  泠鸢凤眉微挑,眸中寒光如夜星闪过。

  “娲皇仙掌!”

  泠鸢上手就是极招。

  她抬起纤纤玉手,浩瀚法力澎湃,竟是也达到了大圣级别。

  这还得多亏了之前天女鸢,从蛇人族太厄神庙中,替泠鸢得到了娲皇天心诀。

  不然的话,泠鸢要想突破到大圣境,也得费一番功夫。

  泠鸢一掌盖压而下,一只万丈巨掌如同苍天倾覆下来,压塌虚空。

  同时道纹交织,禁锢四方封掉一切后路。

  轰隆隆!

  剧烈的碰撞迸发,汹涌的法力风暴席卷开来。

  骷髅骨龙竟是被泠鸢一掌拍碎,森森白骨破碎四溅。

  同时天冥子亦是大口吐血倒退。

  “戮魔大阵!”

  恐怖的杀阵成型,无数阴兵妖魔浮现。

  泠鸢容颜平静,若地狱里的光明女声,通体释放无尽光辉。

  她手捏特殊印诀,虚空之中,无尽光雨浮现,而后如狂风暴雨般落下!

  仙霖普度!

  虚空呼啸,大陆炸裂。

  每一滴光雨的威力,都如同陨石一般恐怖,直接将大阵暴力破坏。

  天冥子虽是冥王一脉的顶级天骄,但在泠鸢手中,竟是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现在,本宫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开放识海,让本宫种下奴印,你还可活。”泠鸢启唇道。

  给冥王一脉的天骄种下奴印,换做其他人,想都不敢想。

  即便有这个能力,也会害怕冥王一脉的报复。

  但泠鸢不同,她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压根就不怕任何报复。

  “我们可以合作。”天冥子咬牙咬牙,说道。

  他心里,其实是有其他盘算的。

  但眼下,也只能借此稳住泠鸢。

  “合作,你配吗,试问天下间,又有几个男子,有资格与本宫同等对立?”泠鸢星眸淡漠,冰冷道。

  暗处,君逍遥默默看着,听着。

  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古帝子会苦苦追求泠鸢而不得。

  这个女子太傲了。

  甚至有点过头了。

  “难道这就是玄幻世界的真女权?”君逍遥心里嘀咕着。

  “泠鸢,你不要太过分。”天冥子脸色很难看。

  他还是第一感觉到无力。

  “看来是没得谈了,本宫从来不说多余的废话。”泠鸢再度一掌拍出。

  万条道纹扩散而出,虚空都炸开了,法力激荡,直接将天冥子整个人都轰爆。

  在解决了天冥子后,泠鸢微微蹙起凤眉。

  “这石门背后,究竟是什么,是直接一探,还是准备一番再来?”泠鸢自语。

  她其实都觉得没什么关系。

  有实力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差不多了。”

  暗处,君逍遥见状,心语道。

  他已经等得差不多了,再不介入,可能真的要变成看客了。

  君逍遥隐隐觉得,在这石门背后,一定会有大机缘。

  而且他脑中还没有签到提示。

  证明他还并没有真正深入黑渊最深处。

  那石门后,或许就是黑渊的秘密所在。

  做下决断后,君逍遥也是不在犹豫,直接是踏步而出。

  “嗯,谁?”

  泠鸢在瞬间就感应到了,回眸一探,目光锋利。

  当看到那白衣俊秀,气质疏离淡漠的君逍遥时,她眸色微不可查地一变。

  有意外,也有诧异。

  意外的是,没想到君逍遥也会来此地。

  诧异的是,连她都没感应道君逍遥的气息。

  “我是该说初次见面,还是该说,又见面了?”君逍遥淡淡道。

  此意,明显意指,泠鸢与天女鸢一体双魂之事。

  “君逍遥,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本宫还以为,我们只会在古路尽头碰面。”泠鸢嗓音同样平淡。

  她承认,君逍遥有一点点出乎她的预料。

  她是第一次看到,有异性在外貌气质实力上,都丝毫不比她差。

  甚至于,还更加超出一些。

  这让久居高位的泠鸢,感觉到了一种异样。

  当然,也仅是如此。

  和其他一眼看到君逍遥,就心生好感的女子不同。

  泠鸢心中,早就把君逍遥当成了对手和敌人。

  毕竟他们一个是仙庭帝女,一个是君家传人。

  注定要为各自的势力而战,是死对头。

  君逍遥也有些意外。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子面对他时,能如此冷静,且同样以平淡的口吻回应。

  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君逍遥觉得很新鲜。

  “怎么,君逍遥,要为天女鸢讨回公道了?”泠鸢问道。

  “镇压你,就可以还她自由。”君逍遥道。

  “哦,看来传闻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君家神子,也会有真正动情的一天。”泠鸢眸光闪动。

  君逍遥若对天女鸢动情。

  那岂也等于对她动情?

  “如果我说,我只是单纯善良,乐于助人呢?”君逍遥淡然道。

  这泠鸢,在试探他。

  但他,自是不可能让泠鸢猜透。

  “你可知,本宫能随手掌控天女鸢的生死。”泠鸢缓缓抬起玉手,指若削葱根,纤细修长。

  “是吗,不过眼下,还是关注该关注的吧。”君逍遥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转移了话题。

  天女鸢,并没有把泠鸢能掌控她生死的事情告诉他。

  是怕他担心吗?

  泠鸢目光也是转向了石门。

  她也不愿意现在就和君逍遥打生打死,那样没有意义。

  就在两人,暂时沉默,端详打量这座石门时。

  一道带着沙哑与报复意味的嗓音,忽然响起。

  “没想到,除了泠鸢外,君逍遥你竟然也跟来了,刚好,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一起下地狱。”

  君逍遥与泠鸢目光同时一转。

  那发声的,竟是已经死去的天冥子。

  “冥王一脉的逆死转生术?”泠鸢立刻反应了过来。

  “死吧!”

  天冥子拿出一枚钥匙般的东西,将法力灌注其中。

  石门开始轰隆颤抖,然后豁然打开。

  浓郁的轮回之力在弥漫。

  恐怖的吸引力爆发,顷刻间缠绕住了泠鸢和君逍遥。

  石门之后,是一片七彩斑斓的幻景与虚无,仿佛有无数世界在其中沉浮纠缠。

  “这是地府之中的轮回眼,是古代地府用来考验有冥王资质的逆天妖孽的,不知你们,是否有那个能力?”天冥子咧开嘴角冷笑。

  泠鸢害他身死一次,失去了逆死转生术的唯一一次机会。

  而君家,和冥王一脉也有冲突过节,将来也注定会对上。

  现在一次性,就能解决两个强大对手,天冥子别提多畅快了。

  仙庭帝女,君家神子,皆因他一人而死。

  这手笔,没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