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正文卷 第1302章 末代公主鸢澈苏醒,恐怖的帝君血脉威压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J神 6193 2021-10-26 15:07

  仙庭这边,气氛有些沉寂。

  其他仙统的人倒还好,甚至不乏冷眼旁观者。

  比如娲皇仙统。

  毕竟之前帝昊天,是有能力争夺仙庭之主地位的。

  那对娲皇仙统来说,也并非好事。

  而伏羲仙统,自然是脸色最为难看的。

  还有帝昊天仅剩的那几位追随者。

  一个个表情也像是吃了死苍蝇一般。

  特别是白落雪,雪白精致的容颜,都是带着一抹苍白之色。

  她可不仅仅是帝昊天的追随者。

  心中更是倾慕于帝昊天。

  认为他是值得一生追随与侍奉的对象。

  结果,这个在她心目中,如神一般超然无上的男子。

  现在却是身躯残破,骨骼破碎,浑身染血,狼狈不堪。

  看到帝昊天如此狼狈的模样,她感觉自己的信念都崩塌了。

  “君逍遥……”

  帝昊天嘴角溢血,身上不停有爆炸产生,那是君逍遥手段的余波,还在肆虐他的身体。

  帝昊天不得不调动全身力量镇压。

  君逍遥的这一招,太恐怖了。

  若非龙帝化身帮他承受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帝昊天绝对会比现在更凄惨。

  只是,连帝昊天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然败了。

  而且只是败在了君逍遥的圣体道胎身手上。

  他的混沌身,并未参与大战。

  这对帝昊天的无敌信念,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沉重打击。

  “帝昊天,你能承受我之本源神通而不死,已经足够自傲了。”君逍遥道。

  他也并没有真的下死手。

  并非不想,而是眼下,仙庭一众强者环伺,根本不可能让他直接击杀帝昊天。

  所以君逍遥索性也懒得出手,直接将其变得更狼狈。

  有时候诛心,比杀人,更加令人痛苦绝望。

  听到君逍遥的语气,在场所有人都是有种感慨。

  这感觉已经像是前辈在指点后辈了。

  两人仿佛根本就不是一个阶层的。

  而且从始至终,君逍遥都没有受什么伤势,更没有一丝狼狈。

  白衣如雪,玉树临风。

  君逍遥无疑是更加坐实了年轻一辈无敌之名。

  “不……我还不算彻底失败……”

  帝昊天的目光,豁然转向琼花宫。

  不知何时,琼花宫,竟然绽放出了万道光芒。

  一股恐怖的威压,倾泻而出,令在场九成九的修士,都是感觉到了一股窒息。

  “怎么回事,是一位大帝要苏醒了吗?”

  有不知情的修士震惊道。

  “这股气息……果然,只有真正的帝君血脉才能拥有……”

  一些仙庭强者,都是心底震动道。

  严格来说,鸢澈的血脉,绝对比凰涅道,龙玄一,小石皇等人要更强。

  他们是不死古皇,龙腾古皇,石皇的嫡系子嗣。

  这些强者,虽然在帝境中,都是有着赫赫威名,实力甚至远超一般大帝。

  但和东华帝君这等神话人物相比,还是没有太多可比性的。

  而鸢澈,却是东华帝君的嫡系女儿,血脉之力可想而知。

  本来以她的血脉之力,想要修炼成帝不是太难的事情。

  但因为先天大罪孽的原因,导致帝君血脉之力无法发挥。

  不过即便如此,鸢澈对仙庭,也是具有非凡的意义。

  所以此刻,所有仙庭之人,都是屏息以待。

  君逍遥也是目光看去。

  虽然他和帝昊天的对决,震撼人心。

  但现在,真正的博弈,才刚开始。

  毕竟君逍遥要做的,是彻底破坏帝昊天的计划,打破他的野心。

  在万众瞩目之中。

  那琼花宫内,绽放出道则万缕。

  在无尽神华之中,一座水晶祭坛,忽然从琼花宫中悬空而起。

  祭坛之上,有着一座仙源寒玉床。

  寒玉床上,躺着一位绝色丽人,楚楚动人,有着不朽之风姿。

  她的容貌,简直令日月都要失色,黯然无光。

  天地万物,一切的美,都仿佛只是她的背景板。

  那股高贵的帝君血脉,更是压制全场。

  这是一种血脉上的压制,和实力无关。

  哪怕是一些神尊,道尊,感受到这股血脉压力,也是忍不住变色。

  好在他们修为不凡,倒也不至于狼狈。

  而在场上百万修士,就不是如此了。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瞬间被压得跪下了。

  那是一种来自于血脉的本能。

  “那是仙庭沉眠的古代种子级天骄吗,怎么有如此恐怖的血脉之力!”

  “不,绝对不止是沉眠的种子那么简单,之前那几位古仙庭圣子也出现了,他们也没有如此恐怖的威压啊。”

  “我听说了,那位貌似是古仙庭的最后一位公主,她是古仙庭末代帝君,东华帝君的女儿!”

  “卧槽,古仙庭之主的女儿?”

  当这个消息传出后,无数哗然之声响起,形成声浪,铺天盖地。

  古仙庭之主具体是什么修为,没人知道。

  但最少,也该是一位神话帝。

  而这位沉眠的鸢澈公主,拥有神话级血脉。

  这可比什么凰涅道,龙玄一,小石皇等古皇后裔,要恐怖多了。

  在场,基本上所有年轻一代的修士,都跪下了。

  只有一些本身修为强的人,才能抵挡这种血脉威压。

  饶是得到了昊天龙帝传承的帝昊天,面对这股血脉威压,都是退了几步。

  可想而知,光论血脉,哪怕是帝昊天,都是不如鸢澈公主的。

  鸢澈才是正统。

  这也是为什么,帝昊天费尽心机,安排计划,要拉拢鸢澈。

  因为只有得到鸢澈,他才能成为正统!

  而在场,唯一丝毫不受鸢澈血脉威压影响的。

  也就只有君逍遥了。

  他负手而立,没有刻意去抵挡那股血脉威压。

  因为他根本没有感应到那股血脉威压。

  至于为什么没有感应到,只能说,这股血脉,对君逍遥而言,没有丝毫威胁。

  而神话血脉,都对君逍遥没有丝毫威胁。

  可想而知,他的血脉,高贵到了何种程度!

  甚至之前,连终极厄祸都曾震惊,它的厄祸诅咒,竟然也难以彻底腐蚀君家血脉。

  “终于要出世了吗?”

  君逍遥嘴角含着一抹微笑。

  这出世的动静,倒是不小。

  就在众人震撼至极。

  忽然,伴随着那股强大的帝君血脉威压。

  还有一股恐怖的罪孽之力浮现。

  那是一股黑色的能量,如同怨气一般。

  带着各种怨念,诅咒,血腥,杀戮。

  像是墨水滴入了水中,瞬间散开。

  这让那躺在寒玉床上的鸢澈,微蹙黛眉,似是微有痛楚。

  而后,蝶翼般的睫毛轻颤,那一双如琉璃水晶般的仙眸,缓缓睁开。

  古仙庭的末代公主,苏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