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正文卷 第1224章 杀手之王,归顺君帝庭,曾经的黑历史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J神 7211 2021-09-09 01:29

  血煞古地,早已四分五裂。

  这片自古便存在的古战场,被彼岸花之母一击打得摇摇欲坠。

  而血浮屠之主,这位杀手之王,被禁锢在大道囚笼之中。

  “降,或者,死!”

  彼岸花之母,人狠话不多,冷漠吐出几个字。

  如果说准帝在她眼中,没有丝毫价值的话。

  那么眼下的杀手之王,倒是有一丝价值。

  当然,不是对她的价值,而是对君逍遥的价值。

  哪怕强盛如君家,也不能忽视一位帝的力量。

  听到彼岸花之母的话,杀手之王眼角抽搐。

  说实话,面对一尊帝之无上,他是不可能有反抗之力的。

  这等强者,已经是帝中绝颠的存在。

  再往前一步,就是近神级。

  接近神话的存在。

  “可恨,本帝一路坎坷而来,创建万世基业血浮屠,怎能就此死去?”

  杀手之王脸色狰狞无比。

  一般来说,到达大帝境界,心境早就古井无波。

  但并非所有的帝都是如此。

  杀手之王经历坎坷,更有过躲粪坑的经历,这让他变得无比现实。

  除了杀戮,变强之外,再无其他目的。

  “本帝不能倒在这里……”

  虽然对大帝而言,投降是件绝对屈辱的事情。

  但杀手之王连粪坑都躲过,还怕投降?

  “人死万事空,只要有命,就有希望……”杀手之王在低语。

  方才他从血海破关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到了,天地间有大道回归。

  那应该是一位,在不久之前陨落的帝。

  杀手之王可不想跟那位陨落的帝一样。

  “我愿降。”

  杀手之王冷漠道。

  彼岸花之母一语不发,而后一根纤秀的玉指点出。

  一点毁灭印记遁入杀手之王体内。

  那是一道限制与枷锁。

  就和君无悔那时,出手限制扶风王一样。

  毕竟杀手之王是一尊真正的帝。

  如果他发起狂来,造成的后果将无法想象。

  彼岸花之母玉手一挥,带着杀手之王破界而去。

  另一边,混乱星域。

  当君帝庭的大军来到姜恒所推算的血浮屠驻地时。

  所有人都是有些懵圈。

  因为眼前,什么都没有,一片空旷。

  甚至连星辰都不见一颗。

  虚空之中,只剩下了那一道道绵延亿万里的巨大深渊裂缝。

  这片宇宙就好像一面镜子般,被打碎了,出现诸多虚空裂谷。

  “怎么回事,此地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

  “是之前那股毁灭的波动吗,谁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

  “血浮屠的堡垒呢?”

  “难道是姜家的姜恒准帝推算错误了?”

  联军皆是一脸懵逼。

  那些跟随而来的各大势力强者,如荒古叶家,魔仙教,妖神宫,圣灵书院等势力的强者,也是一头雾水。

  一艘战争方舟甲板上,身姿伟岸的武护目光深邃。

  他抬起手,抓住了虚空中的一缕尘埃。

  “恐怕,血浮屠,已经化成灰了。”

  武护的话,令全军一片寂然。

  八方死寂!

  许多修士脸上,都是带着一抹极度的错愕。

  血浮屠,没了?

  “不可能,哪怕是有真正的大帝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消灭地如此彻底吧?”

  “对啊,而且听闻,血浮屠的堡垒,若是全力防御,甚至能在短时间内,挡住大帝的招式攻伐。”

  许多人都不信,因为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对于我族无上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忽然,彼岸天女梦奴儿走出来道。

  听到此话,周围修士又是一片惊诧。

  然后猛然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在厄祸之战中,和君逍遥,君无悔并肩战斗的存在。

  “嘶……”

  无数倒吸凉气之声响起。

  如果是她的话,那么倒是合情合理。

  但是那等存在,竟然会因君逍遥被暗算而出手,也的确出人预料。

  “真就白来一趟呗?”

  许多随行强者都是有些无语。

  就在整支军队,有些不知该做什么的时候。

  突然,虚空像是震荡了一下。

  旋即,两道身影,于星穹之上浮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来者,自然是彼岸花之母。

  “参见无上!”

  梦奴儿眼中带着狂热的尊敬之意,朗声喊道。

  “真的是彼岸花之母!”

  “见过彼岸花之母!”

  整支军队,无数修士拱手。

  彼岸花之母之前虽算是异域不朽。

  但她与君逍遥等人并肩战厄祸,也是赢得了仙域这边的尊敬。

  还有,彼岸花之母本身实力也是深不可测,这才是她能得到敬畏的最大原因。

  彼岸花之母风姿绝代,但没有人敢盯着她看。

  所以很多人目光一移,都是看到了彼岸花之母身后的那位存在。

  “咦,那难道是……血浮屠之主,那位恐怖的杀手之王!”

  联军之中,不乏一些老资历强者,自然知道许多。

  “真的是那位杀手之王,我就说,血浮屠覆灭,那位杀手之王怎么可能没有动静?”

  “他可是一位真正的杀道大帝,以杀证道,不过现在看来,怎么感觉像是被彼岸花之母给镇压了?”

  这一幕,令整个联军集体失声。

  那可是一位真正的帝啊,凌驾于亿万生灵之上。

  结果现在,却被镇压,成为了阶下囚。

  众人对于彼岸花之母的敬畏更加深刻了。

  “真是那位杀道帝王,听闻他的崛起之路,不比乱古大帝好多少,更曾经躲过粪坑。”

  “哦,难道他就是,那位小道消息中,大大有名的粪坑大帝?”

  “是啊,听闻他的真名叫苟胜,只是因为不雅,有些像狗剩,所以只对外自称杀手之王。”

  听到那些隐约的窃窃私语,杀手之王,也就是苟胜,脸上肌肉都在抽搐,眼中迸射杀光,虚空都在震荡。

  谁敢当他的面提起粪坑大帝与苟胜,这是他绝对的黑历史。

  任何人提起,都得诛灭九族!

  “嗯?”

  彼岸花之母冷冷一哼,苟胜顿时如遭雷击,帝躯在震荡,体内那毁灭的印记似乎都要爆开。

  堂堂杀手之王,从未这般憋屈过。

  “你,听君逍遥之命,归君帝庭所有,这是赎血浮屠的罪。”

  彼岸花之母冷冷抛下一句话,身形便淡入了虚空,消失不见。

  以她的实力,一人横扫三大杀手神朝都可以,但她懒得做。

  只要表明了态度即可。

  杀手之王都是一愣。

  他还以为,彼岸花之母是想收他这位大帝为仆。

  谁曾想,彼岸花之母压根不在乎他,看不上他这位大帝,而是将他交给了君逍遥。

  他体内的毁灭印记依旧存在。

  他若做出什么疯狂之举,或者违背君逍遥的命令,其体内的毁灭印记会立刻爆开,连帝躯都会炸碎。

  这位令人闻风丧带的杀手之王,一语不发,落于战争方舟上。

  那股隐隐的帝威,令周围人都不敢靠近。

  武护眼眸也是凝重。

  不愧是杀道大帝,以他现在的实力,都不可能同其较量。

  除非他彻底炼化护世之心,荒帝之血,到达准帝,才能与其争锋。

  所有人,都离杀手之王远远的。

  唯独一个生灵,竟然走向杀手之王,甚至想与其勾肩搭背。

  赫然是君逍遥曾经的坐骑,九头狮子。

  “嘿,哥们,你也叫狗剩,好巧啊,我小名也叫狗剩。”

  九头狮子大大咧咧,想跟杀手之王勾肩搭背。

  和一位大帝称兄道弟,多爽啊。

  然而杀手之王,脸色黑的像是锅底,他仰天长啸,声震万里,震碎天外星辰,发泄心中郁闷。

  他不叫狗剩,也不是粪坑大帝。

  他是血浮屠之主,杀手之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