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无尽轮回

灵根之秘、一掷千金 第8章 大喜之日、同床异梦

修仙,无尽轮回 神圣骷髅 6251 2021-10-25 18:51

  护卫院中。

  到处张贴着大红喜字。

  院中摆着三十多桌酒席。

  酒席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划酒猜拳、好不热闹。

  到处呈现一股喜气洋洋、欢声笑语的气氛。

  “头儿,我敬你一杯,这次头儿可是飞黄腾达了,不但升为一等护卫,还抱得美人归。”黄铁举着大碗,脸上浮现醉醺醺的红晕,话语中夹杂着掩盖不住的羡慕。

  距离何忠被刘夫人召见。

  已经过去足足半个多月。

  今日便是刘夫人为其选定的良辰吉日,现在办的就是何忠的成亲酒席。

  参加宴席的人不多。

  大多数是护卫阶层,还有几个相熟的管家,以及两位主持拜堂仪式的族老。

  宴席全是刘夫人操办的,无需何忠插手,也不用他出银子,这可是极为难得可贵,在外人眼中是很大的恩宠。

  “何老弟,我也敬你一杯。”

  刘管家也举起杯子打趣:“大家都知道你平常滴酒不沾,但今天是你大喜日子,说什么也得破次例。”

  何忠胸前戴着大红花。

  异常惹人注目。

  在众人簇拥下,他举起杯子,来者不拒,逐一敬酒道谢。

  何忠面带红光。

  看似风光得意。

  但心中的苦闷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婚事。

  实非他所愿。

  ......

  ......

  夜深。

  星光点点、皓月当空。

  何忠坚定的拒绝了他人的相送。

  他身上带着酒气,独自一人,摇摇晃晃去往护卫院不远处的另一座小院。

  值得一提的是。

  一等护卫虽然有自己独自的居所,但是十分简陋,在刘夫人的示意下,何家堡特意安排了一座小院,作为何忠和小翠的洞房。

  到达洞房外。

  何忠抬眼看去。

  窗户上贴着喜字,屋内灯火依然亮着,透过窗纸可以看到数十根红烛在燃烧。

  “唉。”

  “这是第几次成亲了?好像数不太清了。”

  何忠不由想起十一世的轮回,一个个和他关系亲密,又在他身边逝去的女子,心中无奈叹了一口气。

  原本微醺的头脑,也随之变得清明。

  他推门而入。

  只见小翠穿着喜庆的红色嫁衣,头上盖着红盖头,一双秀嫩的小手叠在一起,安静的端坐在床沿。

  何忠轻车熟路。

  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喜秤,将小翠头上的红盖头挑起。

  映入眼帘的。

  是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脸蛋。

  见到小翠这般模样,何忠更是烦闷:“别哭了,嫁都嫁过来了,再哭也没用。”

  十一世的轮回。

  何忠学会的技艺很多。

  但绝对不包括哄一位成亲之夜哭泣的女孩。

  他何某人吃了这么大亏,都还没说什么,一个丫鬟有什么好抱怨的。

  “你......”

  小翠哽咽了一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绷紧脸蛋,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何忠,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叫嚣,若不是娶了我,你以为就凭你自己,能晋升一等护卫?”

  “你也不照照镜子,若不是夫人,打死我也不会嫁给你。”

  小翠心里苦。

  她本来是何蓓唯一的贴身丫鬟。

  她们从小就在一起长大,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就连何蓓觉醒灵根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批知道的人。

  原本她以为。

  自己会跟随何蓓。

  去往某个修仙门派。

  哪怕她无法修仙,只是一个贴身丫鬟,但凭她和何蓓的关系,从何蓓指缝中随便漏下点好处,都够她享用不尽。

  而且她在何家堡的地位。

  也会随着何蓓的提高而升高。

  无论是财、还是权,都是那么的触手可得。

  可惜。

  却被刘夫人一句话打消了她的幻想。

  她不敢记恨刘夫人,只能将恨意转加到何忠身上。

  在她的计划里。

  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一个护卫成亲的打算。

  而且还是一个她极为讨厌的护卫。

  是了。

  因为何蓓喜欢和小翠吐槽何忠的种种“恶人行径”,所以小翠很早之前就对何忠极度厌恶。

  “那你现在不还是嫁给我了?”

  看到小翠一副瞧不起他的傲娇神情,何忠不怒反笑。

  他勾起小翠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俯视,露出坏笑,一字一顿:“你现在不但嫁给我了,还要任我处置。”

  何忠对小翠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十一世的轮回,让他见到过太多人,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纵然记忆被模糊化处理,但心境仍然不是常人可比。

  在他眼里,小翠只是一个智商不高,有点憨的丫鬟。

  本身并无特别的善恶喜好。

  他之所以如此作态。

  只不过是为消磨一下心中的烦闷,捉弄一下她罢了。

  “滚开。”

  被何忠的手抓住下巴,小翠露出仿佛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声色俱厉:“你别碰我,否则......”

  “否则我告诉小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翠一边说着。

  一边摇着头向后躲,伸手抓住何忠的胳膊,想要让他的手离开。

  但是以她的力气。

  怎么可能撼动习武多年的何忠。

  何忠脸上笑容更盛,宛若恶魔一般,贴着她的耳朵说:“我们都成亲了,你觉得你家小姐还会管你闺房之事吗?”

  “我不管。”

  小翠还算知道好歹。

  为了防止有人偷听,特意压低了声音:“反正你不能碰我。”

  “否则......”

  她接着威胁道:“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这可由不得你!”

  她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让何忠产生了逆反心理,他一把将小翠横腰抱起,扔在了床榻之上,紧接着整个身子便欺压了过去。

  “你敢......”

  “滚开,登徒子。”

  “啊~”

  “......”

  “蜡烛......蜡烛还没灭。”

  何忠猛地向屋内挥掌,强横的掌风刮过,所有蜡烛瞬间熄灭。

  屋内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起伏。

  其实何忠也不是什么好色喜欲之人,若是小翠能好好分说,说不定他还能答应她的无理要求,本来何忠对小翠就没有任何感情。

  但是小翠非要选择用最强硬的方式。

  被刘夫人与何蓓拿捏也就罢了,毕竟是何忠有所算计。

  小翠若以为也能这样。

  那只能说是大错特错。

  何忠修炼的武功也没有保持童子身的要求。

  岂会惯着她?

  至于所谓的自杀威胁。

  何忠相信她不是轻易言死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