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无尽轮回

灵根之秘、一掷千金 第27章 变故、法器

修仙,无尽轮回 神圣骷髅 5842 2021-10-25 18:51

  李大壮是一个兵。

  他从小家境贫寒,兄弟姐妹更是有十多个,其中属他最为呆愣憨厚,通俗来说就是有点傻,最重要的是吃得多,一个人的饭量顶得上三个人,天天都在喊饿。

  家里这才找了门路。

  让他入伍当兵。

  以他的性格,在军营里自然逃不过被欺负的命运,更是让人用二两银子哄骗,顶替了对方的名额,来到黄沙城这个偏僻的荒漠戈壁当兵。

  最近。

  李大状所在的军伍被派遣到沙漠。

  上级下了死命令,要他们寻找一个人,李大状看过画像,画的跟真人一样,那个人又矮又瘦,眼神里冒着凶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最初。

  因为赏赐丰厚。

  仅仅是找到一点线索,就有金银奖赏。

  所以李大壮所在的小队非常卖力,每天都在划分好的区域中来回巡逻,企图找到矮瘦男子的踪迹。

  但是没几天。

  从别的小队就传来了消息。

  说是他们找的那个矮瘦男子,是一个特别特别大的高手,有个发现他的小队被全杀了,整整三十多人身首异处,场面非常血腥。

  这让李大壮所在的小队,每个人心里都打起了嘀咕。

  这赏赐再丰厚。

  也得有命享受啊。

  然而很快。

  消息越传越夸张。

  据说那位瘦高男子根本不是凡人,人家会仙家手段,一柄飞剑直接取百丈之外的人头。

  消息越传越广。

  哪怕将军三令五申,也止不住流言传播。

  这下子还了得。

  顿时。

  所有的士卒都懂了,这哪是什么美差,分明是送死的差事。

  众士卒全部变得出工不出力。

  李大壮所在的小队也是如此,每日在方圆百丈之内绕圈圈,反正就是不去其它地方。

  但是没想到。

  他们不去找瘦高男子,人家会自己撞上来。

  这日。

  李大壮跟随队伍在巡逻。

  “哎,这鬼天气也太热了,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整天在沙漠里呆,嘴都淡出鸟了!”说话的,是一位入伍五年的老兵油子,也是李大壮的小队长,言语间自然没什么顾忌。

  “是啊,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得,我们就算找到那人,也留不住他,我们在这有什么用。”

  “嘘......慎言,听说军中这两日也来了‘仙人’,可不要被人听到。”

  众多士卒顶着炽热的烈阳,嘴上不住的抱怨着。

  李大壮没有说话。

  他无论说什么都会被嘲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突然。

  李大壮感到脸上有一丝凉意。

  他伸手一摸,是一滴水。

  “下雨了吗?”

  他心中纳闷,抬头向天上看去,竟然看到一个葫芦飘在空中,葫芦上有一个身影,又矮又瘦,不正是他当日看过的那张画像上的人?

  “......”

  李大壮目光有些呆滞,他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伸手拽了拽旁边的老兵油子。

  “大傻,怎么了?”

  李大壮的绰号就是大傻,老兵油子回过头,看到李大壮仰头望天,手也指着天空,顿时也向天空看去。

  抬头之后。

  时间仿佛在老兵油子身上停滞了片刻,他的身形明显僵硬了一下。

  下一刻。

  老兵油子猛然回过神。

  “啪—”

  他狠狠向李大壮的脑袋上打了一巴掌,呵斥道:“楞什么楞,认真巡逻。”

  然后。

  老兵油子便一马当先,三步并作两步,领着队伍快速向前方行进。

  若是仔细观察。

  便会发现老兵油子两股战战,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

  何蓓四人的遁光赶来时。

  远远便看到吕同在屠杀士卒,因为士卒逃跑的比较分散,所以吕同一时间还没有全部杀掉。

  见到白凤翎的遁光。

  吕同没有恋战,身下的黄色葫芦滴溜溜一转,顿时调转了方向,向反方向逃去。

  “追!”

  钱飞白身上法力激荡,白凤翎的速度陡然又提升一截,极大的缩小了和黄色葫芦的距离。

  没多久。

  随着双方的接近。

  吕同似乎明白这次不好脱身,竟然突然停了下来

  而另一边。

  何蓓等人在追击的同时,刘文瀚便又祭出一件树叶模样的飞行法器,赵敏也跟着他跳上了树叶法器,分成了两队,一前一后将吕同夹在了中间。

  “桀桀~”

  被包围之后。

  吕同似乎一点也不慌乱,他好整以暇的打量两方人手,发出一阵戏谑的怪笑:“观里就让你们这四个歪瓜裂枣过来,是不是太看不起我老吕了。”

  吕同身形瘦小,肤色发黑,身形还有些佝偻,一眼望去颇有种贼眉鼠目的感觉。

  “吕同,休得猖狂!”

  何蓓自然不会惯着他,讥讽道:“区区一个丧家之犬,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一边嘲讽。

  何蓓也没忘祭出一件箭矢模样的法器,箭矢刚一出现,黑色的灵光便凝聚在它的体表,箭头更是吞吐着尺许长的凌厉黑光。

  “别和他废话。”

  “动手。”

  旁边,钱飞白也祭出一柄无鞘无柄,只有剑锋、剑刃的飞剑。

  另一边树叶法器上。

  刘文瀚和赵敏也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器。

  吕同的速度更是不慢。

  黄色葫芦上呈现出一道淡淡的光幕,宛如倒扣的琉璃碗一样将他罩住。

  说时迟、那时快。

  其实就在双方接触,何蓓与吕同言辞交锋的刹那,便都已经做出了攻防准备。

  “去!”

  率先动手的是何蓓。

  她祭出的箭矢虽然只是九品法器,但却是存粹极致的攻杀属性,比普通的九品法器气势还要更盛一些。

  钱飞白祭出的飞剑也紧随其后。

  正在他们的攻击即将到达黄色葫芦上时,何蓓突的心血来潮,心中一阵没由来的心悸,仿佛有什么大恐惧在威胁着她。

  她的余光猛然看到。

  赵敏祭出的法器停滞了一下,而树叶法器上,赵敏身子竟然忽的瘫软了下来。

  本能反应一般。

  何蓓根本没有细想,不顾身在空中,瞬间便跳下了白凤翎法器。

  她并没有直接坠落地面。

  而是凭借着身上的飞行符箓,瞬息间激射出数十丈距离,再次悬浮在了空中。

  这时她才有时间回头张望。

  只看到钱飞白一脸遗憾的收回手臂,叹道:“可惜了,何师妹果然还是警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