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无尽轮回

灵根之秘、一掷千金 第2章 九项铁则

修仙,无尽轮回 神圣骷髅 7802 2021-10-25 18:51

  九项铁则。

  不知道在哪一世。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无声无息的被李斯感悟到。

  就像是.......

  传承!

  突然有一日。

  他就领悟了这九项不可违背的铁则。

  ......

  何忠整理记忆时。

  不知不觉便吃完了黄铁送来的饭菜。

  作为一个习武之人,这些饭菜只能顶一个六七成饱。

  食物是免费的。

  但也是定量的。

  若想要加餐,便要自掏腰包。

  如果是平常,因为练武消耗体力巨大,何忠会提前预定两到三倍的食物。

  不过今日轮到他当值。

  没办法练武,倒也无需吃那么多食物。

  外间逐渐热闹了起来,嘈杂声打乱他的思绪。

  何忠眉头微皱。

  他拿起倚在床榻边的兵器——百炼环首刀。

  随手舞了一个刀花。

  如臂指使。

  将其背在身后。

  走出屋门。

  是一个宽敞的院落。

  许多身穿灰色护卫装的汉子在院落中穿梭。

  现在这个时间。

  他们应当刚刚吃完饭回来。

  这个院落是何府的护卫院之一,里面居住的全部都是何府护卫。

  按照何府规矩。

  除了一等护卫外。

  二等护卫到四等护卫都要在护卫院中居住。

  何忠的屋舍在院落的东北角,其他三个角落各有三个相同的屋舍。

  代表这座护卫院除他之外。

  另外三名二等护卫。

  像这种单人独屋。

  只有二等护卫才有资格居住。

  三等、四等护卫只能一起睡更加宽敞的大通铺。

  “头儿,您出来了。”

  何忠刚刚出现,瘦高身材的黄铁便钻了出来,迅速凑到他身前,露出谄媚的狗腿子神色。

  何忠微不可查的点点头,问:“今天我们在哪里执守?”

  他的重生并不是夺舍。

  所以无论是神情语态、还是肢体动作,都和以往并无两样,无需担心他人发觉异常。

  毕竟。

  原本的何忠也是他本人,只不过因为胎中之迷,失了本我罢了。

  现今寻回本我。

  不过一顿饭的时间。

  就已经将这一世的记忆完美融合。

  何忠现龄二十整。

  早在十六岁时,他便在演武堂学艺完毕,如今已正正经经为何府卖命四年有余。

  在主家人看来。

  何忠身家清白。

  加上他性格坚毅,学武足够刻苦,一身武艺也是不俗。

  最重要的是对何府足够忠心。

  或者说是愚忠。

  可谓指哪打哪,绝无二话。

  故而年纪轻轻,何忠便因为几个小功劳,被破格提升为二等护卫。

  二等护卫对于主家来说不算什么。

  但在何府的下人中,二等护卫算是中层了。

  况且他还被赐了何姓。

  意味着他只要不出意外。

  等到资历熬够,武艺再精深一些,便会顺理成章的被提拔为一等护卫,那可是真正迈入主家的视野,在下人中属于上中层,有一定决策权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何忠前途远大。

  黄铁才会眼巴巴的甘愿鞍前马后。

  “头儿,我吃饭时问了刘管家,今天我们去丙三号区域值守。”黄忠报出早就探听好的消息。

  何府家大业大。

  家规森严紧密。

  仅仅是外宅,便占地近千亩,加上内宅以及周围的耕田、产业。

  整个何府便相当于一座繁华的独立城镇。

  外围更是有厚重的石墙防卫,宛若一个小型堡垒要塞。

  故而何府在外界还有一个称号。

  何家堡!

  为保证安全。

  像他们这种护卫队。

  每次值守的区域都不尽相同,需要提前向相应的管家请示。

  “丙三号区域?”

  “何蓓小姐所在的区域?”

  听闻这个熟悉的地方,何忠当即眉头微微一皱。

  何家堡傍河而建,正北方向是一条水位丈许,颇为宽广的长河,丙三区域便是在靠近长河的区域。

  他之所以对丙三号区域敏感。

  便是因为这个名何蓓的少女。

  “是的,根据属下在刘管家那里探得的口风,应该是何蓓小姐托关系,让刘管家故意如此安排。”

  黄铁作为何忠的心腹。

  对于何蓓小姐和何忠之间的恩怨,自然也是有所听闻。

  “我们按照家规去那里值守,何蓓小姐应当不会乱来吧?”

  看到何忠的神色有些不悦,黄铁言不由衷,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语。

  何蓓是何家堡的庶出子弟。

  某次执行任务时,何忠因为办事手段强硬,没有顾及到这位小姐的颜面,便就此被何蓓小姐记恨。

  每当两者碰面。

  总会碰撞出一些火花。

  何蓓小姐虽然是庶出,但到底也是主子。

  纵然何忠也小有地位。

  但和何蓓小姐比起来,不免总是吃一些暗亏,也就是因为何忠也姓“何”,何蓓小姐才不敢过分乱来。

  在黄铁想来。

  这次被分派到丙三区域。

  自家的头儿估计免不掉又要被刁难。

  何忠不置可否,吩咐道:“让弟兄们集合,准备出发。”

  他很清楚。

  所谓落了何蓓的颜面,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借口罢了。

  究其根本原因。

  还是因为当初在演武堂。

  那时他虽然没有觉醒本我,但是变强的欲望却是刻在本源深处。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日复一日,如此辛勤。

  再加上他武艺天赋也不算弱。

  一身武艺进展远非同龄人可比,自然而然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惹了不少同龄人眼红。

  而演武堂绝大多数都是流淌着何家血脉的子弟。

  哪怕都是庶出,也天然有一种优越感。

  对他这个被赐姓的“外姓”天然就排挤。

  加之何忠涉世未深,幼龄心性,不知遮掩锋芒。

  不免得罪了很多人。

  而何蓓就是他得罪最深。

  对他最恨之入骨的一位。

  因为。

  那一届演武堂。

  何蓓是最不喜欢练武,也是最“菜”的一个。

  两人都是第一。

  一个正数、一个倒数。

  她和何忠自是少不了放在一起比较。

  最关键的是。

  演武堂每月底都有一场比武。

  以抽签的形式挑选对手。

  好巧不巧。

  也不知是何忠倒霉还是何蓓倒霉。

  十次有八九次,何蓓都是挑的何忠。

  结果不言而喻。

  面对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心思,只想一心展露所长的何忠,何蓓无一例外,全部都以落败告终。

  而且是惨败。

  每次比武之后都要卧床三五天养伤。

  后来有一次比武。

  何蓓又抽到了他。

  谁也没有想到,何蓓刚刚登上擂台。

  何忠只开口说了一句:“请何师妹多多指教。”

  话音一落。

  何蓓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心生委屈。

  眼眶一红。

  噹~

  竟然将木剑一扔,当场蹲下身子,掩面抽泣。

  令当时的何忠好生摸不着头脑。

  自那以后。

  何蓓再抽到何忠,教头也就不再要求两者比武,只要何蓓愿意认输,便宣布何忠获胜。

  而何蓓被何忠打哭的传言。

  在当时可是传的沸沸扬扬。

  只是黄铁层次太低了,这种传言传不到他耳中罢了,才会以为仅仅是因为一次任务,何蓓便记恨上了何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