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无尽轮回

灵根之秘、一掷千金 第7章 聪慧之人

修仙,无尽轮回 神圣骷髅 5643 2021-10-25 18:51

  “只不过......”

  何忠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忠护卫不必多虑,但说无妨。”刘夫人善解人意,和善的说着。

  何忠就等她这句话,当即毫不犹豫的推辞道:“只不过在下一介武夫,整日只知舞刀弄枪,恐怕配不上小翠姑娘。”

  何忠又不傻。

  他的目标是何蓓。

  可不是她身边丫鬟。

  若是现在和小翠有染,恐怕以后想要通过正常手段获取何蓓青眼,更是难上之难。

  可惜。

  刘夫人自然亲口提到此事。

  显然不是什么三言两语就能糊弄。

  “我当还是什么事,原来只是一个心结罢了。”她一脸了然的微笑,胸有成竹的说道:“忠护卫不必多虑,等到你娶小翠过门,肯定会后悔今日之言。”

  顿了顿。

  见到何忠不为所动。

  刘夫人当即话锋一转,狐疑道:“还是忠护卫另有难言之隐,是看不上小翠?还是心中早有所属?”

  “不是,不是......”

  何忠连连摇手。

  姜还是老的辣。

  刘夫人果然比何蓓更难对付。

  虽然其看似在听取何忠的意见,但瞅着她这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势,无论是说出什么理由,多半都会被其三言两语化解。

  总不能说。

  他何忠看上了你的女儿,所以不想娶你女儿的丫鬟!

  “既然不是,那就由妾身做主定了。”刘夫人终于拍板:“我给你们选个良辰吉日,择日便可成亲。”

  刘夫人又道:“说起来,其实何忠你还和妾身有些渊源,当初你父母便是跟随何蓓的父亲在外奔波,没曾想到惨遭奸人杀害,你父母临终前的遗愿,便是托付何家好生照料于你。”

  她露出一丝伤感:“忠护卫不会怪妾身越殂代疱吧?”

  何忠嘴角嗫喏,终于道:“不敢,何家堡大恩大德,何忠没齿难忘。”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何忠可真没有理由拒绝,再拒绝岂不是不知好歹。

  这个世界可没有所谓的“自由恋爱”,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刘夫人都将何忠的父母搬了出来,这种陈年旧事当然无从求证,所以刘夫人说的何忠只能相信,那么无论于公于私,无论是出于忠义还是孝顺,他都没理由拒绝刘夫人的说媒。

  听到何忠同意。

  刘夫人脸上笑容更盛:“那就这样说定了,忠护卫你先回去,这件事情就由妾身来给你操办,你就等着听消息就行。”

  看到刘夫人脸上的笑容。

  何忠终于恍然,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此时此刻,刘夫人的笑容,与何蓓折磨虐待何忠时露出的狡黠笑容,何其神似。

  这母女俩。

  都不是省油的灯。

  尤其是刘夫人,更是不好对付。

  既然木已成舟,何忠也就不再多做辩解:“何忠告退。”

  自始至终。

  两人都没有询问过另一个当事人,丫鬟小翠的意见。

  临走转身之时。

  何忠余光扫过小翠。

  只见她面无血色,眼神无光,如同没有生命的木偶般呆立在原地。

  可见此事对她的冲击之大。

  可见她是多么不情愿嫁给何忠。

  这一刻。

  何忠反而隐隐有些希冀,盼望小翠的胆子更大一些,作出逃婚之类的举动。

  当然。

  小翠只是一个丫鬟。

  她比何忠还惨,一旦逃婚被抓到必然会被打死,所以这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

  ——

  离开刘夫人的府上。

  何忠并未直接返回护卫院,而是出了何家堡,在一片农田中间的小路上,漫无目的的行走。

  农田中。

  随处可见粗布衣衫的佃户。

  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的在田地里劳作。

  何忠在思考。

  他在想,刘夫人让他娶小翠,究竟是什么目的。

  从见到刘夫人开始,何忠就知道她是一位及其聪慧的女人,并且比何蓓更加的成熟,放在蓝星的武侠小说里,其心智估摸可以比拟黄蓉这类女子,绝不可能做没有目的事情。

  何忠也不觉着。

  刘夫人是真的因为他所谓的父母遗愿。

  若果刘夫人真的有此心,为何早不提此事,偏偏在这个关头提。在这个世界,二十岁已经算是晚婚了好不好。

  何忠猜测。

  要么就根本没有这个父母遗愿,纯属刘夫人杜撰。

  但看她面相也不像无中生有之人。

  那么就是有这回事。

  只是刘夫人早就忘了。

  或许当初将他送入演武堂,就是为了完成这个遗愿。

  总之。

  这一次召见何忠。

  自始至终,刘夫人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何忠和小翠成亲。

  何忠思来想去。

  渐渐有了几个想法。

  其一,刘夫人或许是因为小翠,看小翠最近的表现,自从何蓓觉醒灵根后,小翠的心态便有些飘飘然,在外对人包括对待何忠在内,屡次出言不逊,得罪了许多人。

  小翠这种人。

  便是从小当丫鬟习惯了,突然之间一朝得势,骤然的反差下,摸不清自己几斤几两,认为和何蓓的关系好,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种人若是跟随何蓓,突然去了陌生的地方。

  难免不会祸从口出,成为惹祸源头。

  刘夫人慧眼如炬,想要打消这个隐患,于是让她和何忠成亲,作为人妇之后,小翠虽然仍然是何家堡的人,却失去了给何蓓做贴身丫鬟的资格,自然也就不能再跟随何蓓。

  再者。

  刘夫人洞察世情。

  虽说何忠认为,何蓓不会对自己有异样的情感。

  但作为何蓓的母亲,刘夫人难免有失偏颇。

  再加上何蓓觉醒灵根之后,对待何忠的态度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刘夫人唯恐何蓓因恨生爱,对他产生情愫。

  便用这个事情试探何蓓、以及何忠。

  若是没有自然最好。

  如果发现这个萌芽,相信无论如何,刘夫人都要磨灭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

  刚刚何忠正是隐隐有此忧虑。

  才答应了这门亲事。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事已至此,何忠也不再多想。

  无非只是多了一个妻子。

  无论如何。

  他的目的不会改变,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曲折,想要对何蓓有所图谋,自身的实力肯定是重中之重。

  否则以后难免会遇到类似今日之事,受人摆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