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无尽轮回

灵根之秘、一掷千金 第49章 青久剑符宝

修仙,无尽轮回 神圣骷髅 7599 2021-12-13 11:44

  两者虽都为相思所困。

  但表现形式却有所不同。

  赵守言发愤图强,化悲痛为动力,开始一心一意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并且将赵家渐渐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上。

  而万菱万掌柜。

  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

  她的性格比起经常缠着赵用齐的赵用雯,成熟不到哪里去。

  自从九尧观强行将两人分开后。

  万菱便茶不思饭不想,整日郁郁寡欢,修炼也不放在心上。

  她的师父见徒儿如此。

  也有些看不过去,索性就帮了她一把。

  给予赵守言个加入九尧观的机会。

  “不过。”

  讲到这里。

  赵守言回忆起往昔的峥嵘岁月,面露感慨:“那个时候我差点因为九尧观身亡,哪会对九尧观有什么好印象。”

  “再者说来,我自负拥有测天量地算人经,只要经营好赵家,将来成就未必小于九尧观,”

  “便毫不留情拒绝了她的好意!”

  他面露苦笑:“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太天真,最后就连筑基丹也是她帮助我获得的。”

  赵守言拒绝万菱后。

  两人因为理念不和产生争执,万菱想要赵守言加入九尧观,从此他们长相厮守,而赵守言则不愿意屈服。

  认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想着不用加入九尧观,赵家在他的带领下也能超越九尧观,他们的关系也就此陷入冷战。

  但是并非完全的老死不相往来。

  而是藕断丝连、难舍难分、余情未了.......

  经过几十年的时间发展。

  也就成为如今这个牵扯不清的模样。

  事实证明。

  赵守言当时的想法是个极大的错误。

  纵然他有再大的智谋,但是九品宗族制存在,还是牢牢限制住赵家的发展。

  “你可知我为什么带你来见万菱?”最后,赵守言忽然反问道。

  “不知道。”

  赵用齐摇摇头。

  难道见万菱这面还有特殊用意不成。

  “冰属异灵根。”

  “算得上是天之骄子。”

  赵守言话语中有种莫名的味道,不知是羡慕还是欣慰,亦或者两者都有:“万菱现在已经是筑基后期修为,她也是九尧观甚至整个洛国在内,最有希望晋升金丹期的修士。”

  “若是她晋升金丹期,便是洛国新的无冕之王!”

  “如果......”

  赵守言顿了顿。

  才接着说道:“如果在南疆那里有变数,并且你有机会再次返回洛国,可以想办法找到万菱,到时候无论是加入九尧观还是让赵家东山再起,皆全凭你自己心意。”

  赵用齐这才明悟。

  赵守言和他讲这么多,并非是倾诉欲望突然出现。

  而是为了再给他留条后路。

  根据赵守言所说。

  这位万菱万掌柜也是个念旧情的女子。

  有了今天这一面之缘,想来今后如果赵用齐有什么事求到她身上,看在赵守言的情面上,应该会得到一定的帮助。

  “多谢族长。”

  赵用齐恭敬施礼道谢。

  此等良苦用心,实在是让人感叹。

  “这张符宝,你也拿着吧。”

  赵守言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个精致木盒,抛到赵用齐的手里。

  “这......这不是万师叔给您的吗?”

  赵用齐一眼看出,这就是万菱刚刚交给赵守言的五个盒子之一。

  他连忙推辞:“这是您护身的宝物,晚辈......“

  “让你拿着就拿着。”

  赵用齐话说一半,就被赵守言强硬打断。

  赵守言的口吻带着毋庸置疑:“我还不差这一张符宝,你作为赵家下一代族长,修为不高也就罢了,总不能连点护身手段都没有。”

  看的出来。

  赵守言决定的事情根本不容他人辩驳。

  赵用齐无奈。

  只能再次大礼谢过后,将盒子给收起来。

  他是真心不想要。

  符宝虽然珍贵。

  但世上最难还的债便是人情债。

  再者说来。

  符宝的珍贵是对普通修士来说,对于他这种不惧死亡的修士,珍贵程度自然要打个折扣。

  “这枚符宝内部封印的是剑形态法宝灵性,名为青久剑!”

  不管赵用齐愿意不愿意。

  在赵守言面前,反正他是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赵守言慢慢介绍符宝的特性和使用方法:“青久剑符宝是纯攻击属性,你现在的修为还没办法使用,至少等到练气三层之后,你的法力才能够使用青久剑法宝一次,切记!”

  ......

  回到渭山。

  赵用齐没有返回自家小院,而是被赵守言径直带到渭山殿。

  三长老早已在此地等候。

  见到两人到来,连忙上前见礼,口中说道:“族长,关于留下人员的名单,我已经整理出来了。”

  “你和三代族长商议即可。”

  赵守言连飞毯都没下,将赵用齐扔下去之后,又丢下一句话,便驾驭飞毯再次扬长而去。

  三长老目送飞毯离开。

  才转过神来,看向赵用齐,将一个折子递了上去:“族长,这是名单,请你过目。”

  “三长老,您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用齐就好。”

  赵用齐摸摸鼻子,苦笑:“族长这称呼,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可。”

  三长老却是义正严词:“祖法不可废,尊卑需有序;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进殿谈,进殿谈......”

  赵用齐也没坚持。

  他当然明白三长老说的道理。

  在凡俗之中,没有至高无上的修为,大家都是凡人。

  上位者的威权是怎么养成的?

  全是依靠层层阶级划分,设定极其严格苛刻的礼节,再加上各种各样的尊称,提前将规则制定成对上位者有利的制度......

  他之所以仍然这样说。

  无非还是因为修为弱小。

  想要拉拢人心罢了。

  随着赵用齐和三长老向渭山殿走去,两个守门的凡俗童子见状,立刻颇有眼色的将渭山殿大门推开。

  赵守言并没有坐在主位。

  而是坐在最靠近主位的位置上。

  他看了看三长老递上来的折子,和他料想的没有错,上面总共十二名修士,大多是年过六十余岁仍在练气五层之前,还有几位虽然年轻,但都是五灵根资质。

  五灵根俗称废灵根。

  修炼速度之慢令人发指,有生之年能够修炼到练气中期,已经算是运道不错。

  名单中唯一的例外。

  是个熟悉的名字——

  赵用雯!

  赵用齐露出丝讶异之色,还没待他说些什么。

  便见三长老赵德青老脸一红:“好叫族长知道,把雯儿添到名单上面确实是老夫的私心,雯儿是老夫唯一的血脉后人,当初我答应过她母亲,一定要让她平安长大。”

  “三长老何出此言。”

  赵用齐笑道:“三长老这份名单很合理啊,中、老、幼全部包含在内,这才算是真正为赵家留下个种子!”

  “多......多谢族长。”

  三长老面带感动。

  他哪里听不出来,赵用齐这是在为他打圆场。

  因为按照赵守言的精神。

  留下来的修士基本都是没有用的,不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就是废灵根这种没有修行希望的。

  而赵用雯年龄尚小,又是四灵根资质。

  按理说。

  是不应该出现在留守名单里的。

  赵用齐对赵用雯的去留并不在意,反正只此一人也起不了决定性作用,若因为此事三长老今后能完全为他所用,留下个赵用雯自然是完全值得的。

  要知道。

  他可不是赵守言。

  赵守言是以筑基期修士掌控家族,赵家上下才没有丝毫不服的声音。

  而赵用齐自己只有练气一层修为。

  一旦到南疆之后,没有赵守言帮衬,他可就全要仰仗赵家这些练气后期的修士。

  所以现在拉拢收买人心。

  自然是最好的时候。

  揭过此事。

  他继续问道:“凡俗那边留守的人员怎么样了?凡俗虽然容易安排,但是人数成千上万,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族长放心,我已经派人过去了,估计很快就有消息过来。”

  从三长老的声音中便能听出来。

  他明显对赵用齐更加心服口服。

  ......

  从这一刻开始。

  赵守言隐退幕后,赵用齐正式走到台前。

  开始掌舵渭山赵家这艘大船,逐渐了解赵家的方方面面,把控着搬迁事宜最后的调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