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无尽轮回

灵根之秘、一掷千金 第6章 意料之外

修仙,无尽轮回 神圣骷髅 5310 2021-10-25 18:51

  三日后。

  丫鬟小翠又一次来到了护卫院,将何忠带走。

  “何忠,这次见到刘夫人,你要自己掂量点,有些话不该说就别说,有些事情不能同意就别同意。”

  不知为何。

  小翠没有了之前飞扬跋扈。

  但看待何忠的眼神比往日更加的厌恶。

  她的语气颇为奇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想说,神情纠结而怪异,话语间充满敲打。

  “小翠姑娘,不知刘夫人召见在下是何事?”

  对于小翠的表情,何忠看在眼里,但也有些摸不着头绪。

  刘夫人是何蓓的母亲。

  何忠之前在被何蓓折磨时,着重了解了何蓓的家庭背景。

  她出生的时间,正好是何家堡内忧外患,波涛汹涌的年代。

  彼时,何家堡的势力达到一个瓶颈,不满足于泰安郡一郡之地的势力范围,触角开始向莫国其它十二个郡试探性伸出,不免影响到了其它郡县本土势力的利益,双方之间发生了许多摩擦,大小争端不计其数,伤亡者更是数不胜数。

  何蓓便是诞生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

  在她出生后不久,她的父亲就在外身亡,全凭其母亲刘夫人一个人将她给拉扯大。

  何忠对刘夫人的了解不多。

  她是一个很没存在感的女人。

  这次突然被刘夫人召见,属实出乎方星的意料。

  “你到了自然便知道。”小翠瞪了何忠一眼。

  出乎意料的,顿了下后,她似乎还是不放心,再次警告:“我告诉你,到了刘夫人面前,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要说,尤其.......”

  “尤其不要和小姐、和我攀关系。”

  何忠垂下眼帘:“嗯,我知道。”

  从丫鬟小翠的话语神情中,他隐隐感到和刘夫人的见面,或许会对他的计划有很大的影响。

  和小姐攀关系也就罢了。

  什么叫和她攀关系,她区区一个丫鬟,何忠还不至于如此。

  小翠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夫人的召见。

  难道和眼前的这个丫鬟有关系?

  何忠跟在小翠的身后,心中暗暗盘算着来龙去脉。

  ——

  ——

  “忠护卫果然威风凛凛、一表人才,难怪让蓓儿一直牵挂于心。”

  这是何忠第一次见刘夫人。

  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刘夫人身着朴素,微微的淡妆尽显成熟风韵,头发盘成一团,插了一根木簪,除了手腕处的一对玉镯外,再无其它金银首饰。

  若不是小翠领着。

  在其它地方见到,何忠绝不敢相信,这位就是刘夫人。

  要知道,母凭女贵。

  何蓓觉醒灵根之后,作为她的母亲,刘夫人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而她能够不被突然的权利冲昏头脑,仍然如此平易近人,不但身着打扮没有什么特殊,甚至就连居住环境也没太大变化,所在的院落不比护卫院强到哪去。

  能有这样心境的人。

  要么本质纯善,要么胸有万千沟壑。

  何忠施礼抱拳:“不敢当刘夫人如此夸赞,在下幼年时冲撞了小姐,理应向小姐赔罪。”

  “娘~”

  何蓓就在刘夫人身后站着。

  在刘夫人面前,何蓓很是收敛了性子,她瞪了何忠一眼,抱着刘夫人的胳膊晃着,撒娇道:“您在说什么啊,女儿才不是牵挂她,就是......”

  “就是他在演武堂时欺负女儿,你不为女儿做主也就罢了,怎么还为外人说话。”

  何蓓脸上尽显委屈之意,乌黑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说着说着,一滴晶莹的眼泪竟然掉了下来。

  让何忠好一阵腹诽。

  此女的演技果然非同寻常。

  “好啦。”刘夫人应该也很了解女儿的戏精本质,她非但不安慰何蓓,还露出佯怒之色:“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不要如此计较,说过你多少次了,做人要大度;再说,你都多大了还动不动哭鼻子,以后到了那里你再哭也没人管你。”

  “娘~~”

  何蓓拖着长长的尾音。

  “女儿知道了,别说了。”

  在何忠面前被说教,让她感到很没面子。

  刘夫人点到即止。

  她目光一转,看向何忠,面露和善可亲的笑容:“忠护卫可曾婚配?”

  “这......”

  突如其来的问询,让何忠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要让他......

  想到一半,何忠就止住了念头。

  刘夫人又不是傻子,他一个小小的护卫,怎么可能高攀得上拥有修仙资质的何蓓。

  何忠始终相信。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善。

  余光扫过丫鬟小翠羞恼的眼神,联想到她一路的怪异表现,何忠暗暗有了一些猜测。

  不管心中是什么想法。

  何忠还是快速且老实的回答:“回刘夫人话,还未婚配。”

  “忠护卫年龄应该不小了吧。”刘夫人继续问。

  “刚好二十整。”

  “二十不小了。”刘夫人略一沉吟,说道:“忠护卫武功不低,年少有为,却是差了一个贤惠内人,若是忠护卫不嫌弃,不如让妾身为忠护卫牵线搭桥如何。”

  果然如此。

  何忠何等聪慧,哪能不明白刘夫人的意思。

  他敏锐的观察到,在刘夫人说这些话时,丫鬟小翠眼中的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但这种场合她又不敢发表什么看法,只能眼巴巴的用目光祈求何蓓。

  “娘,小翠...”

  何蓓也有些心软:“小翠挺好的,真的不能让她跟我去那里吗?”

  “谁和你去娘亲心中有数,你不要多嘴。”

  在这个事情上,刘夫人收敛笑容,露出一丝严肃,没有给何蓓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面向何忠,刘夫人则又是笑脸相迎:“想必忠护卫也看出来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忠护卫觉得小翠怎么样?”

  何忠打量了下小翠,认真道:“小翠姑娘自然是极漂亮的。”

  他并没有说假话。

  小翠从小就被挑选出来,作为何蓓的贴身侍女,相貌肯定是上佳的,甚至与何蓓相比,也是互有千秋,不相上下。

  只不过。

  作为贴身侍女。

  她是伺候人的,而何蓓是被伺候的。

  久而久之,何蓓养尊处优之下,养出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这是小翠所没有的。

  小翠就像是路边的野花,也很漂亮,但是没有人打理,没有浇水施肥,自然比不上精心修剪,还有各种花肥培育的鲜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