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358 我能!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194 2021-08-17 19:02

  治疗,全力以赴的治疗。小小的石头城医院也开始成为了一个焦点。随着伤员及烈士的家属的到来,越来越多的领导也汇聚在了石头城。

  “现在你们有什么困难提出来,要何处的专家,要什么材料,都说出来。必须让他站起来。拜托各位了!”一位来头很大的领导站在ICU门口红着眼睛对着欧阳他们说话。

  因为伤员的救治算是不错,欧阳也彻底被上级确认了领导地位。

  “泉儿,你怎么就走了啊,我该怎么办啊,你好狠的心啊!妈妈的心就碎成渣了啊!泉儿!我的泉儿!”殡仪馆,牺牲的烈士父母及家人到了。白发苍苍的母亲哭倒在孩子的遗像前。

  “嗯!嗯!嗯!”一位父亲无声的哭泣,止不住的流泪,摩挲着怀里的相框,怎么摩挲怎么伤心,哆嗦的嘴唇发软的双腿,越看越是心疼。

  最最让人震撼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穿着洁白的婚纱,怀里抱着未婚夫的遗像。家人怎么劝都没劝住她。“他都走了,你这是何必呢。你以后还要活人呢!”

  “他走了,走了!我得送送,他答应过我的,要来接我,轰轰烈烈的接我走,现在他食言了,接不了我了,哪我就轰轰烈烈的送他走。”

  塞北残阳是她的红妆,一山松柏做伴娘。今生我只与你成双,但是,他食言了,他走了。漂亮的新娘,一脸幸福,好像真的是在结婚一般,真的像是被自己的情郎拉着手一样。

  “全体都有,敬礼!”

  一排一排的战士,一队队的群众,没有不落泪的。国旗铺身,鸣枪送行,送不走的是一地哀伤。

  ICU的窗口前,年轻伤员的父母,岁数不大的父母,当他妈妈隔着窗户看到自己儿子的时候,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我们全力以赴,绝对让他康复过来。”送完烈士的支队发肿的眼睛,嘶哑的声音,干这一行,他不知道面对了多少次这种情况。

  谁没有家,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儿女。为人子为人父母。真的,每一次的事故,每一次的送行,都如同是一次对心的烤炼。

  “患者目前生命体征,但可以说还是在悬崖边上,大面积的皮肤及其组织的暴露,无时无刻的都有细菌感染的可能性,所以现在经我们讨论,必须进行植皮。”全体的治疗人员,武警的领导,地方政府的领导,汇聚在石头城医院内讨论患者的治疗。

  “那么,需要我们做什么。”武警领导严肃的问道,他不懂医疗,但是他也想为躺在床上的伤员做点什么。

  “植皮,小面积的还可以自体皮肤移植,如此大面积损伤,只有异体移植。但是,排异性太强了,患者未来的生活质量也是一个大问题。”总院主任接着说道。

  烫伤,特别是大面积的烫伤后,原本被皮肤包裹的组织暴露在外,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临床上一般都是早期对患者移植大面积的猪皮,虽然能建立循环。但是,这玩意排斥性太强了。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异体皮中接入免疫耐受基因。”众人沉默,这时候张凡说话了。系统中对于大面积的烫伤给出的材料选项有两种,一种是基因诱导干细胞形成自体皮肤。另外一种就是异体皮肤植入免疫耐受基因。

  干细胞诱导需要时间太长太长了,伤员如今的情况无法等待,也只能选择第二种了。

  “这个,还没有在临床上使用过啊。”

  “是何种原因呢?技术不过关,还是?”领导焦急的问道,他听不懂一帮医生的谈话。

  “一个是费用问题,第二个是手术操作的复杂性。大量的免疫基因植入的费用相当的巨大,而手术操作性也非常的复杂,因为是异体移植,稍微有一些组织缺漏就会产生巨大的排斥进而导致植皮失败。”

  “这个什么基因技术,我们国家有没有?”

  “有!中科院已经研制成功了。”毕竟是陆军总院的专家,对于一些科研前列的研究还是清楚的。

  “那就请他们来做。”领导大手一挥,这怕啥,只要在国内,就不用担心。

  “额!研制倒是研制成功了,但是手术成功率还不行,大面积的手术报道一例都没有。”总院专家有点尴尬。

  “嗯!”武警的领导脸都给气红了,说了半天原来不行。

  “这种手术,我可以做!”就在双方陷入尴尬的时候,张凡站了起来。

  会议室内,原本有点小声议论的声音忽然的寂静下来。大家全部望向了张凡,望向了这个年轻的医生。

  “有把握吗?”在坐的领导级别不低,欧阳虽然了解张凡的为人,但还是悄悄的问了一句。

  “嗯!”张凡点头,悄声的回了一句。

  “额!”总院烧伤科的主任纠结了,这种材料都还没进入临床呢,你怎么做?问还是不问他真的纠结了。

  “你确定?”地方领导还未说话,武警领导非常严肃的说道。

  “确定。”张凡一脸的淡然,不为其它,就为他的不放弃,张凡也要拼一把。

  “军中无戏言!你可要掂量好了。”一股子的煞气,真的,领导深怕这个小伙子没把握信口开河,所以想先吓唬吓唬,他虽然不懂医疗,但他懂人性。

  “我确定!”张凡再一次的说道。

  “好。那就联系中科院的专家。”武警领导看了看地方的领导后,严肃的说道。

  张凡这种手术在系统做的不多,不是他不肝,而是医疗中的手术太多了,做不过来的。下了军令状,哪就要肝了。

  提取免疫诱导基因需要三天,也就是说,张凡有三天的时间去练习。

  当初在系统中,张凡也就做过两三次这种手术,对于这种大面积的烫伤,两三次够吗?当然不够,不够怎么办,当然肝了。

  “帮我个忙行不?”下了会议,总院的专家想找张凡谈谈,但是张凡哪顾得过来,他时间不多了,抓着吕淑颜,张凡说道。

  “额!什么?想让我帮你什么。”吕淑颜有点好奇,这几天姑娘清减了很多,胃口不好。

  “这三天,别打扰我,不管谁来,都别打扰我。每天把食物放到我的门口就行了。你帮我挡驾,可以吗?”

  “你要干嘛?”吕淑颜纳闷的问道。

  “你就说你做到做不到吧。”张凡有点不耐了,没办法,时间太紧了。

  “好吧。”吕淑颜说道,可是姑娘在心里在大骂张凡:“什么态度吗!求人就没点耐心吗!”

  “谢谢,记得食物每次多一点。尽量多带一点。我先走了。”

  “哎,”吕淑颜还想说点什么。可张凡已经走了,头都不会的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接下来就是肝了。

  。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