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728 女子军团

医路坦途 臧福生 6581 2021-09-16 16:10

  “这尼玛也太凶了吧!下山虎啊。”会场里,年轻医生们看着茶素的队伍,一个比一个惊讶。因为太可怕了,医生牛就已经很让人想不通了,现在护士也牛。

  这就太了不得了。

  “听说他们院长特别喜欢用年轻人,不光喜欢用,还重用。只要看上的,没有一个不风生水起的。

  知道为什么人家这么厉害吗?茶素人家的院长都放出话来了,只要你努力,想去任何一个医院进修都可以,只要你能带着问题去,回来的时候带着答案回来,什么医院都可以!”

  “真的假的?你别骗我啊,我社会经验少。”几个看似成熟,头发都要秃了,可面相上又好像很是稚嫩的小伙子们,扎堆在一起谈茶素。

  这些都是明年要毕业的研究生,本来这种场合,他们应该在会场中间去比武,然后拿个好成绩,以后好挑医院或者让医院好挑他们。

  可今年不太一样了,鸟市三甲医院派的都是副高级别的医生,最次都是主治,刚开始的他们挺纳闷,现在就算真纯洁,也明白过来了。

  这是要阻击茶素医院,结果没阻击成功。

  “可惜,要是茶素医院在首府就好了,茶素太遥远了!”一个女硕士有点纠结的说了一句。

  “呵呵!”其他人笑了笑,没说什么话。其实大家心里都有选择。

  人生四大关键节点,投胎、高考、选单位、找对象。

  其中,投胎这玩意技术难度太高,一般人估计是没办法弄的。高考,当高考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跟着家长跟着老师走的,其实自己到底要什么,他还不知道。

  也只有选单位和找对象的时候,才算自己有点想法,自己能把控一下了。

  当然了,从小学就开始谈对象的这种人不在计算范围。

  算来算去,自己正儿八经能考虑的其实只有选单位这个事情了。

  十全十美的,别说单位了,就连人都没有。所以,选择单位的时候,一般人都要图两个东西。

  要不就是去学技术,钱少活粗,都忍了,因为忍几年,终有一天能硬起来捣天杵地的。

  要不就图钱,苦干十年,能让姑娘坐在自己的驴车上心甘情愿的哭。

  对于茶素这种单位,钱给的满华国再找不到更多的了,技术,就边疆来看,现在人家不管是高端的技术,还是基础的培训,依然走到了前列了。

  唯一不好的,就是所在地有点偏远,有点穷,国家级的贫困县有三个,跨一步用点劲捏着一个小口滋尿,都能尿到斯坦造成国与国之间的卫生问题纠纷。

  可世上有十全十美的吗?没有,想去茶素的大部分是小伙子,少部分是姑娘。家在鸟市的姑娘们,几乎都不会考虑。

  会场中间的比武场上,穿刺已经完成了。这次虽然没有说各队差别很大,但茶素仍旧以很微弱的拔了头筹。

  欧阳这一下,就更高兴了。连着两场不光输,还拿了第一。本来欧阳想着,能进前三,就很满意了。

  可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顺当,把把出豹子,“哈哈!”欧院乐的都让张凡恨不得把她的嘴捂上,笑的太放肆了,就差把嘴巴放在人家中心医院院长耳朵边上笑了。

  “这老太太真记仇!”张凡看着中心医院院长发青死咬着牙,肌肉都鼓起来的脸盘,无奈的也只能看一看。

  “有请我们边疆医疗系统的李存厚博士点评!请大家热烈欢迎!”

  会场里的主持人热情万分的用最好看的笑脸迎向了老李。本来按照常规,人家老李算是边疆医疗界地位最高的了,可第一场是急救和icu的,他上去点评有点不伦不类。

  这一次,勉强算外科了,所以老李被邀请了上去。

  “嗯,老李今天挺精神啊!”欧阳看了看老李,又拉了拉自己的小西服,张凡心里笑了笑,看着欧阳拉她自己的衣服,张凡清楚,这老太太也想上去点评。

  可这里点评,不看职务,只看职称和学术,所以欧阳想上去难度是有点大。

  “你怎么不上去点评啊,你也好歹是边疆呼吸协会的常务理事啊,怎么?难道组委会就没考虑你?本来组委会让茶素出几个人,我们本来不想多事。

  可人家热情啊,李院士不上去都不行,我们一考虑,不能全是我们的人点评啊,也的让兄弟单位的专家说一说啊,怎么你们中心医院的医生有参赛权,专家就没点评资格?”

  欧阳心里不得意,就要发泄出来,反正老娘不得意,也不能让自己的仇人得意。

  中心医院的院长都快哭了,这娘们真惹不起啊!

  “我去,这就是茶素的院士啊!这就是李教授啊,今天算是见到活的了!”

  “好年轻啊,估计是院士里面比较年轻的吧,温文尔雅的真有股子学者的架势。”

  “茶素牛逼啊,院士都有!”

  老李这算是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亮相边疆医疗界。

  穿着西服的老李站在主席台上,微笑着看着下面的人群。“医疗的发展,离不开医生护士,医生的提高离不开基本功。以前的时候啊,我也曾迷茫过。

  觉得科技发展,各种检查设备层出不穷,我们医生护士,还需要下功夫去努力的提高自己的基本功吗?

  我思考了很久,总是没有一个很肯定的答案。最后,当我来到边疆来到茶素后,才真正发现,基本功,永远是医生护士不可或缺的。

  我也不唱高调,大家都知道我,是搞皮肤异体移植的。我的材料,好不好?肯定好,不好我也当不了院士!”

  下面的人一听,全都笑了。虽然老李在吹牛逼,可吹的平易近人,这也是本事。

  “可当初材料刚发明的时候,满天下没人能成功的把材料用在实验动物身上,更别说在患者身上使用了。

  我那个时候极其坚定的认为,我的材料没有问题,有问题是临床的手术医生!

  果不其然,当我来到茶素的时候,终于遇上了一个医生,大家都知道他,我们茶素医院的院长,张凡同志!

  当时,我真真正正的明白了一件事情,万丈高楼平地起,也要地基深啊。

  张凡院长,用他最最基本的手术缝合,改良的裘派手术缝合,让我见识到,什么才是技术。

  同志们,同行们,这次的比武就相当不错……”

  老李吹了一波后,也不知道是院士的加成,还是事实如此,反正反向和热烈。

  热烈的其他几个医院的院长都坐不住了,因为用老李的话来说,外科,茶素最牛逼,其他几个都是弟弟!

  主管卫生的领导亲热的握着老李的手,不停的夸赞着,夸完后,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要是了。

  急救包扎,骨折固定,伤员转移。

  这三个技术,其实在平时看不出来的,拉出来个医生,让他想半个小时的时间,他肯定能做的稳稳当当一点纰漏都没有。

  可这玩意,要是在特殊环境里,就相当考量一个医生的职业素养。

  最简单的遇上火灾坍塌,伤员被砸伤腰部,马上房子就要坍塌了,谁都不敢保证房子是不是再下一秒就倒下来,所以,这个时候医生去转移患者的时候,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

  一眼看过去,患者该躺着出来,还是背着出来,或者拽出来,一眼就要确定,然后都不能思考,直接开始实施救治。

  要是思考半小时,患者都尼玛成羊肉串了。

  这是一种,还有就是在战场上,医疗是救人的,战场是杀人的。但为了保家卫国,这也就不算什么了。

  比如战场救治,虽然很多医生一辈子连个贼都没见过,可这个战场救治也是需要学习的,虽然没有数字医院的医生专业,但必须明白,需要干什么的时候必须干什么。

  当第三场的人员上场的时候,会场里,不光观众一阵阵的发出惊讶,就连参加比赛的医生护士队伍,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

  因为这一次,茶素上来的直接就是女子团队,当然了,如果没有上蛇小伙的话,直接就是女子队伍。

  王亚男带着那朵,巴音,还有许仙进入了会场。

  女外科医生少,女骨科医生更少。特别是创伤骨科的女医生更少见。往往女医生搞骨科,不是弄肿瘤就是弄小儿骨科,这种带队的创伤女骨科医生太少见了。

  本来这一场的比赛,应该许仙来带队,许仙是硕士。可许仙在读研的时候走的是关节,而人家王亚男现在还没定方向呢。

  特别是走了两趟水潭子后,王亚男的小胸脯已经挺起来了,因为路宽了。

  水潭子的老赵意思让王亚男走手足外搞微创,可王亚男耐不住那个性子,她也和张凡询问了,张凡其实更看好王亚男搞脊柱。

  别看王亚男是个姑娘,可脱了这层女子皮,身体里面妥妥的就住了一个老爷们。

  所以,脊柱其实更符合王亚男的性格。

  这个时候,张凡也关注起来了。

  毕竟骨科是自己现在正儿八经的科室。

  “我去,茶素医院的女子军团啊,那个跟在后面的猥琐男是干什么的!”

  “这女医生来这个,是不是有点托大啊!”

  “知道什么啊,人家是张凡的大弟子!”

  说什么的都有,王亚男傲气的看着会场里的其他队伍。说实话,论骨子里面的傲气,王亚男还真的不服谁,别看其他队伍几乎清一色的副高。

  可在王亚男心里,一点影响都没有。

  比赛开始,会场里面各种姿态的橡皮娃娃,爬在会场里面。如果不是青天白日的,看着满会场的患者,真让人瘆得慌。

  太尼玛像真人了。

  滴!滴!滴!三声警报后,各个小组的救护小组入场。许仙巴音抬着担架,王亚男提着急救箱,那朵拿着各种辅助器械,飞快的入场。

  大赛规定,十五分钟之内,有效且数量多的救援患者及伤员为胜利组。

  这就是一场智力和体力的比拼。

  首先你要判断一个伤员的存活情况,还要判断伤员的负伤情况,一个腰椎受伤的患者,你利利索索三四个人抬着搬离事故点,本来人家还能救一救的,结果,让你们抬出来,三晃两不晃的把最后一口气给晃没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