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第166 醉汉三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864 2021-08-17 19:02

  洗完脸,张凡喝了一碗鲫鱼汤,放了点香菜、一点青盐、香油,味道不错。张凡喝完鱼汤后,竖着大拇指对邵华妈妈说道:“阿姨,就凭这碗汤,咱就能开个饭馆发财了。”张凡平时话不多,可每次说出的话,都让人觉得很中肯,就连夸人也有一定的水准!

  邵华妈妈高兴的鱼尾纹都重了三分,“爱喝就天天给你炖!明天让你叔叔去农场抓几只土鸡,你也不爱吃牛羊肉,多喝点鸡汤。”

  自己的妈妈高兴,邵华就更高兴了,张凡这一点做的很好,孝敬老人,从来不和老人争执,做事很委婉,让人觉得很舒服。想要说服老人,也是转着圈子去引导,去迂回!从不和老人正面发生冲突。

  时间差不多了,张凡出门,吴彦超订的饭店有点远,只能开车了,茶素市的天气不像华国的内地,只要第一场雪下了以后,山头的雪线漫延到山腰,哪天气就会持续的冷下去,直到来年的春天。

  周边都是天山山脉,茶素市刚好是在天山山脉中的一个洼地,有雪山调节茶素市的气候,在边疆算是气候最好的城市,夏天湿润多雨,冬天多雪。春天没有沙尘暴,秋天瓜果飘香。真的是一块福地,而离开这里,边疆的气候就不是那么的怡人了。

  鸟市就不说了,冬天冻死人,夏天热死人,污染还严重的要死,一到冬天就见不到太阳了,排污的烟气直接笼罩在鸟市上空,所以鸟市人特别的白皙!边疆南部更夸张,夏天能热到什么程度呢?连苍蝇、蚊子都生存不了。春天沙尘暴能把人活埋了,冬天又极冷,可这里盛产葡萄、棉花,虽然茶素市也有棉花,可茶素市的棉花和南部的一比,那都不敢说是棉花,短的太多!特别是在南部有个地区的棉花,特别特别的长,每年棉花收获后,这个地区的棉花直接就卖给了部队,都不进入市场。

  各个高原部队,爬冰卧雪,对冬装要求特别高,这种特种棉花就是专供部队使用。边疆南部,环境恶略可战略位置太重要,可以说是西去的咽喉之地。不仅华国每年都派遣各地的人才去支援建设,就连边疆北部的城市每年也会派人去支援建设。

  华国要崛起,这一块地区必定是是非之地,每年都有支援的人才倒在这块土地上,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华国的崛起,这里周边的国家,是未来华国的资源之地,倾销之地。能不重视吗,提前经营就要有人去付出、有人去牺牲!抛下妻儿的他们是华国正真的无名英雄!给那些倒在南部荒野的英雄们致敬!

  茶素市的秋天要结束了,冬天来了。街上的闲人多了起来,边疆人好客大气,可就是爱喝酒,可能天冷的原因吧,一到冬天就有醉汉冻死在街头!三川酒打遍华国各地,可就是在边疆不行,因为边疆的酒更爽冽,就和边疆人一样直爽!据说边疆的啤酒能夺命!

  吴彦超和王勇勇在饭店们口抽烟等着张凡。边疆汉子简单,对就是对,错了就是错了,热菜还没上来,王勇勇先自罚了三杯,一两大的杯子直接喝了三杯酒,五十多度的三杯,张凡看着腿都软了。

  “张医生,前几天怪我眼皮子浅,咱是粗人,从小就进了体校,长大后进了篮球队,没好好学习,不懂礼数,请你一定不要介意。”

  “没事,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我要是介意,今天就不会来了,咱还是慢慢聊,我是真的喝不了酒,不然我一定要陪你三杯,太豪爽了。”

  “哈哈,张医生你随意。”

  “吃菜,吃菜,咱们今天有口福,马肠子,鹿肉,牧场的牧民今天刚刚送来的,张医生来尝尝,你不是边疆人,不知道吃的习惯不。”吴彦超转着玻璃圆桌给张凡布菜。

  “习惯,怎么能不习惯呢,我也是西北人。其实你们没必要这样客气的,王教练不了解我,你吴老师还不了解我啊。”

  “我说了,可我师哥一定要给你赔礼!我就说张医生也是个汉子,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现在你放心了吧。”吴彦超笑着对王勇勇说。

  “放心!放心了。请!张医生尝尝。”三个人边吃边聊,热菜还没上全,张凡的电话响了。张凡一看是马文涛,“难道有手术?”张凡心里想着。

  “张医生,你在哪呢,我请你吃饭。”马文涛电话里说道,马公子也可怜,在鸟市还有几个朋友,在茶素市直接没什么朋友,就算有也是求他父亲办事的朋友,当生意稳定后,他也感到孤单。

  李晓去了鸟市,他一个人也没心思吃饭,这边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张凡不巴结他,还能正常的说句话,所以他准备和张凡一起吃饭。人就是贱皮子动物,上赶的看不上,不尿他的倒是让他觉得顺眼。

  “不年不节的你请我吃哪门子饭啊,再说我已经和朋友已经开始吃饭了。”只要没手术,张凡也懒得理这个家伙,不仅傲气还精明的不行。

  “你什么朋友啊!”张凡本来不想说,可自己还要用人家的医院刷手术,就说道:“两个体育教练。”

  “在哪呢,要不我也过来?方便吗?”马文涛真的是孤单的难受,再一听是两个体育教练,就不顾脸面的问道,这要是让他以前的那帮子人知道,还不得惊掉门牙!

  “我一个朋友也想过来,不知道~~”张凡有点不好意思。

  “快快快,人多热闹。”王勇勇马上说道。

  “拜山江马肉点!你知道不。”

  一会儿的功夫,马文涛开着他四四方方的盒子奔驰来了。在边疆什么车最好,就是这种越野车最好,冬天天气结冰,一些达坂(陡坡)小轿车只能掉头。

  马文涛停好车,从车里拿了两盒烟,烟是大众烟,玉溪。一瓶酒,两百来块钱的老窖,打扰别人的聚会,空着手的事情他做不出来,按说他这个身份应该拿更好的烟和酒,马文涛在国外历练了几年,现在也通晓人情,又不是来砸场子的!没必要。

  进了包间,张凡给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介绍马文涛的时候,张凡也没说是什么老板,就说是朋友。刚开始稍稍有点冷场,毕竟来了一个陌生人,不过一会的功夫气氛就热烈了起来,因为马文涛是个篮球迷,身为边疆人其他体育可以不爱,可篮球不能不爱,一个西北能打出去的球队只有边疆一个!

  正好,王勇勇的年代是边疆篮球辉煌的时代,气氛好,本来比较注重养生的马文涛也开喝了,吴彦超、王勇勇都是搞体育出身,身体素质好,喝酒如同喝水一般,马文涛今天也高兴,能聊到一起有话题,而且也不用防备。孤单多年的他放开了!

  两个体育教练豪爽的喝酒引带着马文涛也杯来就干,对于张凡不喝酒他很是不乐意,不过张凡打定主意不喝,就算他怎么挤兑,张凡就是不喝。

  一场酒下来,三个人都醉了,马文涛醉的最早,小鸡一般的身体怎么能和体育健儿相比呢。干翻了马文涛,他们师兄弟又开始自相残杀,一箱老窖,六瓶装,每瓶一斤,他们喝光了!就这样,三人还勾肩搭背的要继续。

  晚上都两点了,他们三人还在闹腾。中年男人平时压抑的厉害,可是一旦放开了,比小年轻更能闹。

  “想去哪个学校,找我!我给你办了,多大的事情!”马文涛拍着胸脯说,这个还真不是吹牛!

  “我当年要是不受伤,现在说不定在NBA当教练呢,我的三分,百发百中!”

  “泰森,他的拳法不行,没个好教练,要是让我调教几年,横扫全球!”

  张凡后悔的要死,三个醉汉胡话连天,这个时刻张凡恨不得喝上三杯,醉了算了!他们不肯走,赖在饭店里面各自在吹牛胡说,不知道的以为聊的多热烈,可仔细一听,全是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张凡听的头都炸了。这个时代也没个代驾什么的,张凡看着三个醉汉发愁!

  凌晨两点半,饭店的哈人老板来了,一个黑壮的汉子,强壮的如同摔跤运动员,虽然人长的强壮,可态度很好,半弯着腰,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对张凡说道:“我亲爱的朋友,以后的时间还很多,你看外面雄鹰已经归巢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要我们今天就结束吧!”

  人家说的客气,弄的张凡一脸的不好意思,几个小姑娘服务员哈欠连天。

  “老板,真的抱歉,他们喝醉了。”

  “谁醉了!继续!谁走谁孙子!”马文涛吐的一身肉渣子。

  “这附近有宾馆吗。”张凡没理醉汉,向老板打听着。

  “隔壁就有一家。”

  “能不能帮我把他们带到宾馆去,你看他们醉的不像样子了。我一个人实在没办法。”

  “好!”老板也熬不住了,巴不得他们赶紧离开呢,幸好他身体壮,两个体育教练被他夹着在前面走,张凡嫌弃的扶着马文涛,一身的呕吐物,酸臭酸臭的。

  运气好,还有一间房子。老板放下他们,张凡顺便买了单,大床房也顾不上这些事情,把三人扔到床上,盖好被子,张凡就回宿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