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827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344 2022-05-04 15:46

  边疆,眼看年底了,竟然有了这么一个大好事,普通百姓或许没什么感受,多个国家实验室,又不给发钱,所以反应平淡,也就茶素本地老百姓吹牛的时候,多了一个谈资。

  而且张凡的亲戚在边疆也多了很多,好些个人在酒桌上喝上二两后,张凡就成了他的远房大表哥了或者变成了大舅子哥,听着像是有点骂人!

  至于政府这边,特别是茶素这边,政府老大高兴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尼玛运气太好了,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肉包子啊,而且直接砸在脸上,不吃都不行。

  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国家实验室,而且还有一个博士点的落成。虽然看起来,茶素政府仍旧靠着借贷过日子,可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啊,又不是自己的任期才这样的,但实验室还是国家的落户,这个成绩就厉害了,一点都不亚于脱贫致富的政绩啊。

  特别是这几年上级对于茶素地区因为茶素医院的缘故关注度越来越高,民间地下组织部都已经有人喊出茶素老大有望成鸟市老大的声音了。

  虽然不太那么严谨,不过年底来茶素医院视察的领导一波接着一波,特别是在实验室落成和博士点揭牌的时候,鸟市老大都亲自来了。

  所以,宣传方面,不光茶素医院锣鼓喧天,边疆媒体也是锣鼓喧天,因为太稀罕了,真的,稀罕的鸟市医疗系统都不说话了。特别是附属几个医院还有中心医院,都悄悄的不说话了。

  他们现在也看出来了,也就茶素医院在茶素,这要是茶素医院在鸟市,还有他们什么事情啊,就这样,目前医院的就诊量,也无法阻止的出现坍塌式的下降。

  以前的时候边疆人民看病,往往会选择去鸟市。毕竟是首府,可现在,就像是画地而治一样,靠近鸟市的东疆,比如说出哈密瓜的讪讪、猴子当年借芭蕉扇的火焰山。

  这些地区会选择鸟市,而距离离鸟市和茶素差不多的,甚至茶素略微远一点的,现在都会选择去茶素,而不去鸟市。

  一呢是这几年茶素医院发展的的确厉害,二呢就是欧阳的宣传大法做的实在到位,虽然没有说人人皆知的地步,但只要稍微留点心,就能看到茶素医院的广告。

  甚至广告都做到了鸟市,出租车的顶灯上,茶素医院的广告闪烁了好久,弄的鸟市人民以为茶素医院是某田系的呢。当时广告做的太疯狂了,疯狂到鸟市的几个医院都有心不让顶着茶素医院广告的出租车进医院大门了。

  特别是当初特种骨科医院赠送给茶素的核磁到来时,广告直接就是世界最先进核磁落户茶素!烧包的都快让人看不下去了。

  鸟市医院的医生们刚开始的时候有一种嫉妒心态,有的说核磁落户茶素浪费了,有的说茶素张凡烧包了,这玩意就是这样,没人骂欧阳,因为现在一说茶素医院,大家就指名道姓的说张凡。

  不管你好坏。

  可随着茶素医院男性止吐药物的研发、国家级皮肤异体移植、甚至后来的国家实验室的落成,鸟市的同行们不嫉妒了,甚至都不羡慕了。

  他们已经明白了,自己医院已经没资格和人家茶素医院比了。这玩意就是这样,嫉妒都是围绕在地位差不多的人或者企业之间产生的,现在鸟市的医院怎么和茶素比。比如私人炼油厂就算再膨胀也不会羡慕嫉妒两桶油的,这玩意看着都是干一样的事情,其实尼玛就不是一个行业了。

  不说其他,光在茶素医院挂单的院士,就已经让他们望尘莫及了。更不要说,黑买买江四处弄来的各种设备和实验室了。

  特别是听说了茶素医院的待遇后,他们有时候甚至再想,黑买买江是不是应该来更大的城市,比如说来鸟市发展发展啊!

  所以现在边疆的医疗格局现在挺有意思。老百姓们都知道茶素医院牛逼了,可到底怎么牛,他们不清楚。同行们知道,但出了茶素地区,其他地区的同行们闭口不谈茶素医院。

  往往抬杠的时候,说谁谁谁的手术做的好,人家在首都某医院,或者人家在魔都某医院,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可忽然要是有个人说一下茶素医院,直接就散伙了。

  和边疆宣传的热火朝天不一样的是肃省。不光肃大想冷处理,甚至肃政府也想冷处理。

  结果,还是让媒体给闻到味道了,铺天盖地的新闻,骂肃大校长是败家子,最后弄的临床医院的院长站出来澄清,说是合作,我们是合作的,不是败家。

  反正是越澄清,骂的越凶,弄的肃大都尼玛快要把张凡给除名了。

  张凡这几天烦的不是一般,主要是来视察的领导太多了,从部位到边疆的,甚至茶素老大都打电话意思想要过来视察视察,直接让张凡给推掉了,穷的叮当响,还想来视察,门都没有!

  有些领导来了,张凡是真心想让人家来,比如部位的一个领导,来了以后大手一挥,直接给茶素医院批了好几个科研项目,这些科研理论上是不会给一个地区医院的。

  比如糖尿病足的后期治疗与康复,这玩意就是用来混职称的,不管你怎么治疗,血糖控制不好,你就算手术护理做到一等一也是白费的。

  可这玩意又容易出论文,部里估计觉得茶素医院再不补贴补贴,以后就不好拿捏了,所以这次部位领导下来,很大气!刚一进门,深怕张凡慢待一样,张凡都没提要求。

  人家主动说要看看茶素医院科室的科研工作,见到一个说不错,见到一个说不错,终于找到一个稍微看过去的就大手一挥,这两百万的科研经费给你们了。

  张凡本来就厌烦迎来送往的,可当人家大手一挥,说拿去花的时候,尼玛笑的哟,那叫一个甜。甜的都让茶素的一群女医生说自家的院长太尼玛不要脸了。

  不光不要脸,还没一点点骨气,给个几百万就立马改变立场了,一个劲的想加入被部位管理的行列里去。

  其实部位也想收编茶素医院,可人家边疆不干。以前部位也没上心,总觉得一个边疆小医院,能发展到什么地步,结果没想到,这个家伙弄着弄着弄出了一个国家实验室。

  这尼玛就尴尬了,所以现在赶紧派人来送钱,当然了,也就遇上没骨气的黑买买江,要是有点骨气的估计不会要,可张凡不一样,只要你给钱,你说什么是什么,一点都不反驳。

  当然了,有喜欢的也就有不喜欢的,比如边疆的领导来了,张凡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你别给我甩脸子,我告诉你,你惹的祸你以为是靠你自己解决的?要不是我顶着肃省的政府,给人家给了许多许诺,这才让人家的政府保持了沉默,不然你以为人家就好欺负,饭都做熟了,你给人家连锅端了。

  这个官司打到哪里去,也是你理亏,要是全像你这样,以后谁还培养人才,盯着其他人的锅里看不就行了吗!”

  张凡才不怕他吓唬呢,又不是吓大的。“领导,咱先说说这个补贴问题,以前的时候博士级别的安家费是我们自己出的。这个我们从来不喊穷不喊苦。

  有多艰难,我们咬着牙也不给政府添麻烦。我们从当年的走风漏气的几间破土胚房,现在发展成占地面积达到……”

  “行了,行了,你就说吧,要我干什么,我怎么感觉你们茶素医院的干部就这么另类呢,这套说辞你们医院的欧阳院长在鸟市已经说了不下几百遍了。到了这里你又说这个话,有必要吗?你觉得我们政府就是土豪呢,还是要给我们复习你们的艰苦奋斗史?”

  鸟市领导心里腹诽着:尼玛来个人就哭穷,来个人就哭穷,你这个是哭穷专业户吗?就你们医院的奖金高,都弄的其他医院医生快罢工了,现在还给老子这么叫唤,也不知道当初怎么选你们当领导的。

  鸟市的领导忍了好久,才没说出心里的话。

  “其实我们也要求不高,能自力更生的,绝对不伸手和政府摆困难,您看鸟市的几家医院,年年投入多少,而我们呢,今年年初进的省管,到目前为止,咱科研经费没要过。

  政府补贴都年底了,还有一部分没到位,我们觉得政府也艰难,从来也不难为政府!”

  “还不算为难,尼玛你们欧阳都拉着一个连的人马去政府闹事了,都快把财政厅的门都给封了!说这个话也不知道亏心的。”领导撇着嘴瞅了张凡一眼,没说话,谁让茶素医院现在底气足,有脸面呢。

  要是换鸟市的医院领导,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自己面前这样说话啊,领导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前几天才从自己口袋里划拉走了两百万,这一眨眼的功夫又不认账了,当初怎么没弄个备忘录呢!哎,太尼玛没有政治态度了,看来这个货找时间要放进当校里去学习学习了。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领导都让张凡碎碎叨叨的快说的没脾气了。

  “这次来的博士有点多,工资什么的我们勉强还能支应,就是这个当初制定的待遇有点力不从心了……”

  张凡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他也再试探,要是领导痛快,就把工资的事情提一提,反正有枣没枣的都试试,谁让领导没事跑来影响自己医院的工作呢。

  来一个领导,就要组织人员迎接,弄的李存厚都快抑郁了。

  所以,张凡是举着大刀能砍出多少血就砍出多少血。

  领导都尼玛疯了,看着张凡,觉得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要脸,他都有点低估了茶素医院这群领导的底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