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第一顶帽子到手

医路坦途 臧福生 6844 2021-08-17 19:02

  “师父,师哥!”进了门,张凡笑的如同向阳花一样看着面前的老头。

  医生要有变脸的本事,要有自我调节的能力,医院中虽然不是天天有让人难心的患者,但也不少,一定不能把这种情绪带进生活。

  为了不让妻儿家人也承受不应该承受的情绪,没这个本事的医生,都还是单身汪。

  “呵呵,不错,精神面貌不错,看不出来是上了一台大手术的样子,怎么样。”老头的意思是你师伯对你的论文通过了,你什么想法。

  而张凡没理解,其实最重要的是,他心里就没当回事,没有系统,张凡估计没有洞也要钻出来一个窟窿的想办法,但有了系统,说实话,他的心放不上到这个上面。

  “挺好的,来师伯这边算是见了世面了!”

  “呵呵,师伯这边毕竟耕耘了多少年,而且又是部队医院老百姓的认可度是高一点。

  老师的意思是你的论文,想过没有,再精修一下,朝着顶级期刊发表发表。”

  张凡没懂,但师哥是听出老师的意思了,所以就直接把话说透了。

  “嗯,我在柳叶刀那边还认识几个人。不过你的论文想要在柳叶刀发表还得大改。

  专业性勉强过关,科学性也算准确,但你的创新性就缺了数据,目前的数据还是太苍白了。

  论文中的用词太不精炼了,特别是英文,甚至都能让人混淆概念。

  所以这次就算了,以后一定要在这方面花费点时间了,想要走的远,你脱离临床不行,脱离实验室也不行。

  等会让你师哥带着你去收拾一下,打扮精神一点,明天魔都这边对你进行一场答辩会。”

  “哦,师父,这个难不难啊,答辩会上我需要干什么?明天你去不去?”

  倚老卖老有好处,而张凡在卢老面前经常略带一种撒娇的架势。

  “呵呵,老师当然不方便参加答辩小组,但摇旗呐喊还是可以的。

  不过小师弟手术是你做的,这种创新也是你想的,你别有什么担心。”

  大师哥看了一眼卢老后笑呵呵的对张凡说道,他想着师父宠爱张凡,没想到宠爱到这个地步了。“老头太偏心了!”

  “他啊,就从来不听我的话,哎,老了老了现在还要给你们操心!

  明天的答辩还是要重视一下的,因为这是我和你师伯联名申请的特殊人才名额,所以参加的答辩的专家教授都不是青鸟和魔都的专家。

  答辩会组长是雅湘普外大主任,答辩小组的成员有京南的,羊城军医大的,只要你别紧张,估计没什么问题。”

  老头给张凡详细的说了一遍。

  “哦,一篇论文要这么严肃?”张凡诧异的说道,然后又问了一句:“师父,这是入学的答辩还是毕业的答辩啊,您不会是直接给我弄个博士答辩吧?”

  “呵呵,美的你!”老头白了张凡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硕士的毕业论文。哎,这辈子估计也就你让我头疼,让你考吧,你说英语不行,不管你把,又觉得可惜。

  我好歹也是一个院士,没想到尽然为了一个硕士学位绞尽脑汁。”

  这话说的张凡都不好意思了。自从拜师以后,老头从来没夸过张凡,而是不停的找着张凡的缺陷时时刻刻的在督促。

  魔都的秋天不热,但相比茶素来说还是能让人汗流浃背的,张凡穿着师哥媳妇给张凡买来的西装,站在会议室的场外不停的念叨着,这算是傻小子娶媳妇,头一次啊,说不紧张是假的。

  医学答辩大约分为四种,一种就是毕业答辩,目的就是考察学生的基础知识。

  第二种,是科研成果的鉴定答辩,第三类则是学术论文交流答辩,第四类则是学术报告交流答辩。

  原本一般的硕士毕业就是一个最普通的第一类答辩,但吴老和卢老两人亲自商量以后,决定把张凡的答辩会议档次提高。

  第一,张凡的这个论文确确实实是有点创新,第二就是为了不给张凡留下让人诟病的话柄。

  到他们这个级别是有免试的硕士名额,但张凡以后的路就连他们都预估不出来,所以录取的时候可以免试。

  但毕业的时候一定要经得起考验,所以这次两人算是用自己多少年的人脉把南方顶级的专家请来过来把关。

  这些事情,两老头从来没对张凡说过,他们没指望张凡感恩,没指望依靠张凡能干什么,他们就是单纯的希望张凡能在医疗这一条路上走的远一点。

  会议室内,“卢老,吴老,什么年轻俊杰让二老亲自出头?”雅湘大普外主任笑着问卢老和吴老。

  卢老和吴老的年纪按照正常人来说其实已经算是退休了,但他们这个级别的专家除非自己干不动了,不然不会有人愿意他们早早退休的。

  所以,论起来他们比雅湘的大外科主任大了一辈,这次联系这些专家,两老头其实都是走的和他们一辈的老人,这些年轻人当然不是很清楚。

  “呵呵,我的一个学生,这次就麻烦各位专家把把关。”卢老笑呵呵的说道。

  “您客气了!”

  “学生?”几个答辩专家相互看了看,没言语了。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个学生肯定不一般,不然人家青鸟没医学院还是人家魔都没医学院。

  而且这次来的人,大家都认识,个个是杰青,所以,这场答辩人家就没想着走过场,而是正儿八经的当一个见证人。

  “答辩会开始!”记录员轻轻的通知了一声,然后打开门让答辩人员张凡进了会议室。

  吴老和卢老没有参与进入答辩会,而是坐在一边的观众席上,不光吴老和卢老,还有张凡的大师哥,就连方东的骨科老专家也来了。

  老头不甘心,南方骨科一直被水坛子压在身下喘不过来气,老头算是柳氏正骨正儿八经的传人。

  所以,对于北方的骨科,一直不是怎么看的上,可形势比人强,愣是眼见着水坛子一飞冲天,而这边却越来越来没落。

  所以这次看到张凡后,老头真的上心了。其他人来参加张凡的答辩会,都希期着张凡答辩的精彩,而老头则想着张凡最好别过关,然后他把张凡拉走。

  虽然也知道估计没可能,但要是张凡的论文也一般,他绝对会想辙让张凡抛弃普外。好师父难找,可好徒弟有些时候也不好找啊。

  雅湘的专家看着进来的年轻人,转头和其他几个人交流一下,几乎每个人都流露出一个意思:“真年轻!”

  是啊,一个医生,从本科到硕士其实都算是基础学习,这个时候一般都不会引起院士级别的大佬关注。

  其他行业或许有哪种天才般的人物一鸣惊人,但医疗,特别是现代医疗几乎没有耀眼夺目的天才。

  医学讲究熟练讲究厚积薄发,不管你天赋如何高,除非你不走临床直接搞研究,不然,不说其他,就医院内从简单到复杂的常规手术都能让你做到天长地久。

  当走到博士的时候,各个秃着脑袋的时候才算有点成绩,这个时候或许才能进入行业大佬的眼里。

  可华国的医学培养,又很奇葩,基础重临床,博士重研究,很多很多学生从头到尾的上学,在临床也就大五和研三的时候干点临床的实际工作。

  等到了博士毕业,一进入临床,手术器械认不全的大有人在!所以,医学教育有点衔接不良。

  当张凡出现的时候,一头黑又亮的繁茂头发再衬托着满身的腱子肉,黑而健康的肤色,格外的让在座的专家羡慕。

  二十分钟中的论文坐着的报告后,雅湘的答辩组长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请张凡回到答辩席稍作休息。

  “怎么样?”翻看着手里的论文,雅湘的专家看着其他几位专家。

  “还能怎么样,吴老卢老把关的论文还能出什么问题。”这是京南的专家。

  “就是论文里面的措词有点商榷,不然这篇论文估计可以在顶级期刊上发表了。”

  汉武的教授看了看论文,又看了看坐在远处的张凡。论起来,其实他和张凡是师兄弟,不过他的师父没成为院士罢了。

  “等会的提问,咱们一人问一个?”

  “算了,你全部问了吧,吴老和卢老认可的人,其实也不用咱们再详细考察。”

  坐在休息席位上的张凡悄悄的擦了擦汗,然后小声的对卢老说道:“师父,你觉得我汇报的怎么样。不错吧!”

  “呃!”老头实在想不明白,这兔崽子在手术台上和手术台下就是两个人一样。

  “挺不错!”

  “嘻嘻,我准备了好久!”张凡得意了。

  “我说你的脸厚程度挺不错的!”老头白了张凡一眼。

  “您看您说的!”

  答辩一问一答,几个问题,张凡回答的得心应手,只要你别问他英语,只要你别问他实验过程,单就手术的想法,手术的步骤,哪太简单了。

  回答结束后,无记名投票的结果也不用考虑,全票通过。

  答辩组长看着张凡笑了笑,“张凡是吧。”

  “嗯!”

  “千篇一律的论文我见过很多,你的这篇论文很有特色,作为你答辩的老师,我希望你在接下来的工作中,科研中继续保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严谨治学的精神,孜孜不倦的推动人类医学的进一步发展。”

  “谢谢老师!”

  张凡弯腰鞠躬。

  ……

  “你的路才刚刚开始,以后可不能再懈怠了。”卢老看着一脸笑意的张凡,老头虽然绷着脸,但眼角的笑意还是瞒不过人的。

  “谢谢师傅,谢谢师伯。”

  ……

  “胰腺!胰腺!你老师不是肝胆的吗,怎么又研究胰腺?”方东的骨科老专家不乐意的问道。

  老头以为张凡今天的答辩会可能是肝胆,结果没想到结果是胰腺。

  “呵呵……”张凡还没说话。卢老笑着说话了,“柳老,怎么,动心了?”

  “哎!一个胰腺,一个肝胆估计就占满了他的所有时间,哎,可惜啊!”老头有点失落的说道。

  “别,他所学甚杂,以后还不知道他到底搞那一科呢,现在不过就是给他凑个帽子,让他以后更方便一点,怎么样,什么时候露一手让他见识见识柳氏的底蕴。”

  卢老知道张凡的水平,所以对于张凡以后搞不搞肝胆,他真的不担心,他不会为了自己是搞肝胆的就想着去束缚张凡。

  “可以?你不担心?”方东的骨科专家不相信的看着卢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