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669 各有各的道理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963 2021-08-17 19:02

  以前医院刚有点起色,欧阳带领着茶素医院压在华医院的身上,让华医院喊爸爸后,各种托关系,走门路的本科生想要进茶素医院。而在没喊爸爸之前。

  两个医院招聘其实差不多,华医院更轻松,收入反倒差不多。

  因为茶素的华医院没急诊,没妇产,没五官,几乎医闹大户都没有,而且收入也不低,说个小例子,比如华药,进医院的时候是论吨进的,出的时候是论克或者钱出去的,所以以前的时候华医院的收入其实和茶素医院差不了多少。

  等茶素医院升格以后,托关系走门路的就少了很多,因为门槛高了,你走后门进医院,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情,谁也不会为你这个事情承担责任的。

  这就像是一个姑娘,优秀到连单身狗想都不敢想,撩都不敢撩,就连晚上钻被窝去意(a)淫一下都觉得无趣的地步。

  周五,张凡他们要提前一天去,布置会场什么的。既然要干,就干的利利索索的。

  张凡本来要开车,结果欧阳去政府,把人家藏在车库了考斯特给要了出来。

  现在茶素医院虽然已经不属于茶素政府管辖了,可就像亲戚和亲戚一样,住的远了反倒关系好了。

  现在茶素医院和茶素政府的关系就比以前好了很多。以前的时候,特别是张凡冒头后,欧阳进了政府,如净街虎出没了一样,管理财政的领导直接就躲猫猫了。

  现在就不一样了,欧阳去政府,各个领导笑容满面的接待欧阳。甚至还要巴结的喊两句欧院。

  因为现在茶素医院的崛起后,这个城市以前半死不活,满地草的高新区有了希望了。这种穷老边的城市,一旦竖起来一个发展好的高新区,直接就像是八十老汉的紫竹竖立一样,直接就是祥瑞!

  所以,老太太现在别说借个考斯特了,就算要开走茶素001,茶素老大也一点没意见,这就是牌面。

  一车人,老陈坐在最前排司机旁边的副驾驶位置上,转着头,一边说话,一边关注着司机。

  张凡单独坐,小陈主任给各位领导一边倒水,一边叽叽喳喳的找着话题。

  “张院,酒店订大学内部的还是订其他的?”

  “陈主任,我的就不预定了,我回家住,好不容易公差回鸟市,我回趟家。”老赵,赵京津笑着说了一句。

  “陈主任,我也是!”

  “我也是,陈主任。”

  三个副院长,赵京津,罗正国还有闫晓玉的家都在鸟市。而且都在大学附近。

  “让三位院长辛苦了,这次应该回去的,没有各位家里的支持,茶素医院也没有你们这样好的领导啊。”

  张凡笑着说了一句。

  “哈哈,都是班长带的好。”闫晓玉笑着巴结了一下。

  刚从鸟市调到茶素医院的时候,闫晓玉当初掉茶素,其实就是走的迂回路线,想着先到茶素把自己级别提上去,然后找机会再杀回鸟市。

  所以,刚来的时候,闫晓玉永远把自己当一个局外人一样,冷静的面对着茶素医院的一切。

  既不融入,也不参与,可随着越来越了解茶素医院,特别是当赵燕芳弄出男性止吐药物后,这就让闫晓玉心里热起来了。

  现在闫晓玉一改以前的高冷,开始走熟女范了,见谁都很亲热,而且还主动参与到医院的工作中来。

  对于闫晓玉的变化,张凡还是乐见其成的,不怕你有想法,就怕你坐上来不动,茶素医院够大,能顶的起。

  罗正国呢,现在的脑外比以前的时候好了很多,首先很多手术都无需特意去找张凡了。

  老罗和薛晓桥合作的不错,脑外已经独立出来了,不再是以前胸心外科的附庸了。

  至于赵京津,人家老早就知道张凡,所以现在姿态很低,一切都是张凡为主导,这样让鸟市的领导盘算没成功。

  本来想着派三个专家去,最少也能顶半个天,结果看看现在一脸笑容的闫晓玉,这个打算胎死腹中了。

  “欧院,我觉得,我们应该感谢一下三位院长的家属,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的院长也干不好工作。”

  张凡笑着转头对欧阳说道。

  “对,应该的,你不说我也要说,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家属。”

  “这样,今天晚上先不要约大学领导了,先安排招待感谢一下我们的家属同志。陈院,咱们要负责车接车送,让家属们深切的感受到我们茶素同志们的热情。”

  “好的,张院,我现在给租车公司打电话。”老陈一脸笑意。其实租车公司都是借口,直接给驻鸟市的各个医药公司打个电话,几辆车还是没问题的。

  当然了,有些事情能干,但不能说。

  “算了,我联系吧,小陈酒店也先别订了。”

  张凡想了想后说了一句。然后拿起电话给酒庄老板打电话。

  酒庄老板,当年张凡飞刀后,一直和张凡联系,而且最主要的是人家从来不求张凡办个什么事情。比如招个标啊,比如塞个人啊,从来都没有。

  而且只要人家来茶素,绝对会找张凡,不管时间长短,喝杯水也行,是见个面说句话也罢,反正很是用心的维护着这个关系。

  所以,这次大部队出发,张凡想了一下,与其住其他地方,不如找酒庄老板。

  “哈哈,王总,忙啥呢!”

  “嗨,老弟啊,我还能干嘛,不是钓鱼就是打麻将。我说今天为啥院子里面有喜鹊叫,原来这是照在老弟身上了啊。怎么来鸟市吗?”

  他知道,张凡平时忙的很,有时候电话都没人接,这主动打电话一定是来鸟市了。

  以前的时候,或许张凡会求他办事,可现在,他也知道了,张凡已经起飞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结婚找不到婚车的小医生了。

  但欣慰的是,小医生时候的张凡和现在的张院,对他的态度从来没变过,这就让他很是舒服。

  “是啊,现在是去鸟市的路上,不光我一个人,还有领导和同事,想着住住你的豪华酒庄!”

  “行,没问题,这是我的荣耀啊,我想请都请不来的,晚上就交给我了,我一定安排好各位领导啊!”

  “别,不麻烦你了,就给弄几间房子,还有晚上我们单位聚餐。”

  “行,这有啥麻烦的,你不用管了,我让司机去高速路等你,你开的还是红牌酷路泽?”

  “没,这次来招生,是茶素政府O号考斯特。”

  “行,都是特殊车辆,好认!”

  ……

  “酒庄老板?”等张凡打完电话后,欧阳问了一句。其他人都想知道,可碍于身份问不出口。

  也就欧阳能光明正大的问一问。

  “对,王总,人不错。您也见过。”张凡对欧阳还是尊敬的。

  “嗯,我见过几次,挺不错的,富贵但不暴发户,对人也热情。”欧阳点了点头。

  “今天各位就把家属带出来啊!”张凡又对老赵他们几个说了一遍。

  任丽藏在角落里面,微微有点提不起精神来。

  当年的任丽从鸟市败走茶素,说实话,从那以后,任丽几乎没去过鸟市。

  不管开会还是有邀请,她都婉拒了。

  这次要不是欧阳和张凡非要她去,她真的不想来这个地方。

  当年在附二的她,被人排挤,都特么快抑郁了。要不是这个不讲道理的老太太护着她,估计她都离开了这个行当了。

  而她的老公也是同学,她还是没防住黑丝小护士,最终还是被黑丝小护士勾走了老公。

  这种事情没办法说。

  医院,其实医生们早期的时候特别压抑,等稍微有点成就后,很多心性不好的人就加倍的把当年的压抑爆发出来了。

  特别是医院这种特殊单位,比如一场急救下来,肾上腺素爆发,成就感爆棚。

  然后如果再有有心人撩拨一下,脱轨的事情多的很,所以不光是华国,全世界的医疗行业的人,离婚率奇高。

  考斯特沿着天山进入鸟市盆地,就看到一辆奔驰在高速路口等待着,看到考斯特打了几下双闪后,老王的电话就打进来了,“老弟啊,看到了没有,一辆奔驰,车号是XXXX!你跟着他,我现在给你们已经准备了点稀奇的好玩意。”

  一路无话,进入了老王的酒庄。

  老王这个人,怎么说呢,说他胸无大志吧,人家财务自由,说他经商有道吧,在他生意最辉煌的时候,把产业卖给了张玉,然后呢,他现在就留个酒庄。

  老王的酒庄,要是说大一点,特么和泰姬陵一样。

  进门先是一道碧蓝碧蓝的长条形水池,水池边上的各种欧洲雕塑,什么缺胳膊的女人,鸡儿尿尿的小卷毛娃娃。

  有一次张凡很好奇,问他为啥全是欧美的雕塑啊。

  老王当初回答的也奇葩,“其实老哥我想弄两个大狮子,多气派,一公一母,辟邪招财的,可咱干的是葡萄酒,你不弄点洋货,怎么糊弄别人啊!”

  张凡一听,还真尼玛有道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