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243 不是个好人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864 2021-08-17 19:02

  往日里,张凡其实挺好说话的。不然欧阳也不会看到他的笑脸就会想起向阳花来。

  但,现在不是讲谁有涵养的时候。张凡带着一个团队出来,往大里说,现在他代表的是国家,往小里说,他要对自己的队员负责。

  这是责任,所以,没什么情面可讲,没什么道理可提。

  张凡怒目凝视着摄像头。

  王子团队瞬间不淡定了。

  伸着舌头的王后,被差不多剥光了,可手术室的医生现在出了问题。麻醉医生都犹豫了,到底是要催醒还是上面罩继续麻醉!

  特别是张凡的电话,直接就明确表示,换我还是换他!

  “现在还来得及找妇科医生吗?”王子一脸铁青的询问自己国家的医生。

  美国团队走了,德国团队在观察室里就如看热闹的一样,谁TN的说欧洲人都是面具脸没表情。现在他们脸上精彩的很,估计心里呐喊着:快,把华国的换了,我们可以上。我们不需要妇科医生。

  “粗俗,原始人!”英国当裁判的医生指着显示器喊道,望着王子,像是要让王子立马就把张凡替换出去。

  但是,人家张凡是确立了水平的,亮了技术的,可以说已经是有江湖地位了。

  比赛了两场,都不是对手,对上张凡,没一个能打的。人家做的比其他团队,高了一个档次,怎么会把张凡他们换出去呢。

  王子们虽然心里也不高兴,觉得张凡不给面子。但无奈啊,想要好的,就要忍。

  富豪的心态估计就是有多好就必须要多好。

  “按照华国团队的水平,可以不用配备妇科医生!”沙特本地的医生轻轻的说道。

  “怎么可能,给女性患者做下腹部手术,尽然没有妇科医生在场,天啊!太不可思议了!”

  英国裁判团选择性的遗忘了前几个女性患者的手术。

  沙特的医生看了看英国裁判,然后对王子说道:“如果必须要安排妇科医生,也无需非要英国医生!”

  真的是抓住了重点,肠道的手术,张凡已经是这些在场医生做的最好了,而妇科专家,未必是英国最好。

  “好吧!”王子点了点头,“请妇科医生回酒店休息!”

  ……

  手术室内的妇科专家都疯了,原本想着估计等会这个小伙子怎么给自己赔礼道歉。

  结果,沙特让他离开手术室!

  惨白惨白的脸上,一会红,一会青,怎么出的手术室他估计都不知道。

  “开始手术!”

  张凡等这位噗通出来的离开手术室后,对着其他人说道。

  王后的身材相对于前面两个患者来说,那就好很多了,没有明显的臃肿。

  而且,长期的正规治疗,生命体征相当的平稳。

  拉开皮肤,菲薄的脂肪就如穿了一个黄色的织网羊毛衫一样。

  拉开皮肤,分离开脂肪,入腹。

  张凡摸遍腹腔后,直奔肿瘤原发灶。

  恶性结肠肿瘤,如果像描述人的长相一样,大概可以分三类。

  一种就是隆起型的,肠道肿瘤不好找,因为这玩意不是朝内外长的。因为是管腔型器官,而且富含营养的全在肠道内壁。

  肿瘤也不傻,所以就加油的朝着内壁生长。

  如果从外面看,这种肿瘤,就如一个丑橘的屁股一样,挂在肠道的外面。

  皱皱巴巴,还略有点萎缩。

  而在肠道内壁,这玩意就如一个肉锤子一样悬挂在肠道内壁上。

  然后不停的生长、坏死、破溃、感染。

  所以,这个肉锤子被发现做肠镜的时候,往往就如腐烂发霉长了白买的菜花一样挂在肠壁上。

  这种肿瘤,带来的症状就是永远如同母鸡一样,走一路,拉一路。

  而且拉出来的东西,也如同鸡粪一样,白的青的还有红的。

  便血不可怕,可怕的是便白脓血。因为便血是新鲜血液,往往都是菊花得了痔疮,而这种白脓血,不要大意,一定要去开个菊花镜。

  第二种则是浸润型的,就如一个吸水纸上滴落了一滴粉红色的墨水一样,肠道内壁直接就像是被粉色的肉芽拉在一起的。

  患者往往是吃口馒头能拉三天,坐在马桶上都脱肛了,结果什么都出不来。有时候,很的不塞进去个指头给抠出来。

  这种恶性便秘,明明感觉菊花都张开口子了,结果就是拉不出来。感觉特别难受,这也是为什么有人为了通便,把黄鳝塞进去的缘故。

  第三种则是溃疡性,这种肠道肿瘤直接看不成。肠道里面就如火星一样,到处都是火山口一样的肿瘤组织,不停的噗嗤噗嗤吐着血液。

  张凡都不用多探查,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肿瘤的原发灶。示指环指分开肠道的外壁。

  “破溃了!”

  王后的肿瘤性质是第一种,肉锤子型的。而且还破溃了,没有破溃的在肠道外看起来就像是个丑橘的蒂部。

  而破溃的直接就和得了痔疮的菊花一模一样。掰开小口子,里面粉红的肠壁肿胀的如同肉球一样,在小口形成了一个漏道。

  当张凡说肿瘤破溃了,丸子国的医生全都垫着脚在医生的背后往腹腔里看。

  如果时间停止,这个时候,这个场面,真的如同寺庙里四大金刚摆着各种体位看阎王给小鬼开膛破腹。

  “剪刀!纱布!”

  都不带犹豫的,张凡说完破溃后,第一时间,沿着侧腹膜就下了剪刀。

  身后丸子国的医生,看的都紧张了,口水都吞咽不下去了。

  因为腹膜下面躺的肾脏,从下往上不是输尿管,就是大血管。

  张凡的动作太快了,都不带一点点的犹豫。

  一剪刀下去,咔嚓!腹膜开了口子。然后纱布在第一时间就垫在了开了口子的抚摸下,几乎全程都是盲切的。

  也亏的王后吃的流食比较多,不然,就这个漏道清洗都是让医生头疼的事情。

  开剪,咔嚓,咔嚓。从最下缘到肾角,十几厘米的距离,张凡一边剪,一边把纱布塞了进去。

  如果是一般的医生,首先要明确剪刀会不会伤到输尿管,会不会伤到大血管,必须剪一下看一下,剪一下看一下。

  张凡不用,直接不带停顿的从头到尾的一气呵成。

  丸子国的几个医生汗都出来了,虽然不是他们在做手术,可是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想到了如果自己这样做的后果。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技术上的差距。

  分离,结扎。

  剪断肠道,带肿瘤的一截肠子就如葫芦头一样,甩着如同拉丝口水的肠道分泌物和血液,被拿了出来。

  缝合,两节肠道口相对,穿针引线,闭合肠道口。

  就如一个嘴,或者说是男人最好奇最向往的一个地方一样。

  肠道的吻合口慢慢的收缩,一圈缝合,精细到都看不出中间少了一截肠子。

  一点多余的操作都没有。

  一点犹豫都没有。

  一点明显的出血都没有。

  就如同在给尸体做解剖一样。

  太强了。

  出了大血的丸子国专家,原本在手术中还想着要提问,还想着要提出自己的疑问。

  结果等张凡开始手术后,他们哪里还顾得上疑问,进了腹腔从头到尾全是疑问!

  为什么你能盲切?

  为什么你能避开输尿管?

  为什么你能避开大动脉?

  但张凡做的太快太熟练了!

  哪里还有时间提问,眼睛死死的看着张凡的双手,深怕有任何的遗漏。

  肠道手术升华后的第二台手术,张凡做的比第一台手术更加的完美更加顺手。

  “清洗,闭合腹腔!”

  丸子国这边的专家都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张凡已经开始关闭腹腔了。

  什么是差距,越理解,越明白。

  三个人相互对视着,眼神中好像再说:上当了!白看了!电话里的那个娘们不是好人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