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337 亏了

医路坦途 臧福生 3396 2021-08-17 19:02

  老百姓不相信,张凡他们又不能走,也不好意思和领队请假,领队带着村官满村子去做宣传去了。

  好些好些事情是没办法说的,一个家电送下乡,原本是个好事情,结果好多劣质产品尾随着政策进入了农村。

  送医下乡,医生还没来,结果保健品和所谓的健康器材已经在农村大行其道了。然后,如狼来了一般,正儿八经的事情倒是弄的没人相信了。

  做宣传工作不是医生的长处,就是让张凡他们去宣传也做不好,又不能离开,索性张凡跟着两个老男人去河里钓鱼去了。

  西北地区,也就茶素这边和三江源头河流比较多一点,其他地方河流相对就少很多了。春日熏暖的阳光晒的张凡昏昏欲睡。闲来无事的日子,张凡还真的不习惯。

  王科长和大学生村官在村子里面四处宣传,效果一般。一听是免费医疗,直接没人相信。大多数人也就是笑一笑,也不说什么,以前上过当的人直接就开骂了:“还有这好事?别又糊弄老子买什么机器。”

  是村民无知?还是他们不讲道理?真的,一个保健品和所谓的健康器材,毁掉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是法律不健全还是惩罚不够呢?反正毁掉的东西想再去建立太难了。

  王科长他们的宣传效果不是很好。两三天了,一个看病的都没有,原本还有看热闹的,王科长他们一个免费义诊,直接就没人了。

  估计是王科长他们的宣传力度不够吧,如果能做到连小孩子都知道的:比如今年过年不送礼,送礼就送什么之类的,应该会好一点。

  无聊,集体无聊。打牌、钓鱼只要在村子里面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离开,有时候张凡也觉得这个命令太扯淡,但是工作就是这样,慢慢的耗下来的。

  傍晚,王科长组织着大学生村官和县里派来的干事正在村委会做饭,张凡他们也在帮忙,钓了一天的鱼,连片鱼鳞都没钓到。

  人多了,吃饭就香。也没什么特别的吃食。就是一些挂面,找了点野菜和在老乡家里收的一些鸡蛋。但是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吃的呼噜噜的,真的香,原本饭量不大的人也能多吃半碗,吃饭也需要气氛的。

  张凡吃饭快,特别是吃面条真的是超级快。吃习惯牛肉面的他,三下两下就吃了一碗,而其他人还没吃多少呢。

  “你慢点。”刘耀文有点着急了,钓了一天的鱼,他也饿了,挂面虽然不缺可菜不多啊!张凡大勺子挖在锅里,老刘是越急越吃不到嘴里,太烫了!

  张凡也是故意的,几个人在一起的日子长了,关系也越来越融洽了。老刘就是老小孩,经不起逗。人人像是比赛一样,饭量吃的比往日都多了那么一点。

  张凡吃完饭,端着面汤吸溜吸溜的喝着,原汤化原食。这个时候,一个半老头子,在一个老太太的搀扶下,一个手抓着另外一个血呼啦擦的手,踉踉跄跄的闯进了村委会。

  “书记,快让你们的车把我家老汉往医院里送一哈啊。”老太太脸都是青的,她是吓的。

  王老三,五十多岁的半老汉。他原本也在城市里面打工,给人当保安守夜,可成宿成宿的熬夜,他受不住了,而且自己的孙子也没人带。索性回了农村,顺带养着一群羊。

  年岁大了,放羊走不动了,就买了一个电动车,可进山的路石子太多,轮胎老是破,他架起车子准备卸轱辘的时候,四岁的孙子学着往日爷爷的动作,抓着手把旋转。

  王老三大意了,电动车的钥匙没拔下来,而且因为这个车是家电下乡时买的。功能简单,插钥匙转手把,它就跑,而且据说车速能跑到八十。

  王老三看着车轱辘中间卡了一个石子,刚把手侧则伸进去,他的孙子开车了,这种电动车的卖点就是功率大。旋转的车轱辘直接如同刀子一样,把王老三的手背的皮肤如同脱手套一样,歘的,掀飞了。

  也算是没有背到家,要是手穿过轱辘,估计手都保不住了。王老三疼的哭爹喊娘,小娃娃不懂事,他还以为爷爷逗他玩呢,笑的咯咯咯的,手就是不松开。

  如同拌豆腐一样,王老三的手背的皮肤和着手背软组织随着转动的车轮飞了一院子,散养的鸡群抢着肉皮吃,剁!剁!剁!香死了!老伴听着王老三狼哭鬼嚎的赶紧跑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老太太扯开孙子,王老三拿出手的时候都看不成了。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老太太哆嗦着要往外跑,她想去找人。

  “日你先人哦,跑求啊,赶紧扶着我去村委会,那里有人。”王老三疼的眼睛冒金星,一阵阵的发黑。

  六神无主的老太太扶着王老三跑向了村委会。村子里面没年轻人,也就村委会有年轻人,而且还有车,王老三虽然受伤了可思路还算是清晰的。

  张凡一看,放下碗就跑了过去。“我就是市医院的医生,我先看看。”说着话,就抓着王老三受伤的手腕看了过去。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了过来。王科长和大学生女村官也赶紧凑了过来,特别是王科长,跟着医疗队跑了大半个月了,还真没见过外伤。

  人就是这样好奇,当看到王老三的手的时候。王科长和大学生女村官把刚刚吃饱的面条直接喷了出来。

  先不说王老三的手,看王科长和大学生女村官的样子就知道非常的严重。因为人多抢着吃,两人都是吃的饱饱的。

  结果因为好奇,就那么看了一眼,都没多看。面条直接喷了出来,还未嚼碎的面条从嘴里,从鼻腔里直接喷了出来,从鼻腔口挂着顺在嘴边。

  酸汤冲击着鼻腔、刺激着咽喉,再一想王老三的伤手,两人直接爬在院子台阶上吐了起来。呃!呃!呃!一个人吐估计还能忍一下,可两个人一起吐,再一看对方吐的东西,更是止不住了,两人比赛一样的吐,吃了多少一点不剩的全吐了出来。

  这还不算,两人估计把中午吃的也吐了出来。亏了,白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