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来碰瓷?

医路坦途 臧福生 8173 2021-08-17 19:02

  医疗,华国华医学院出来医生脾气怎么样不知道,或许会好一点,好歹他们也学了中和平顺。

  可这帮西医出身的,好脾气的其实没几个,一点都不骗人的。

  上本科的时候还好一点,就算课程恶心,但老师总体来说都是对学生连哄带吓唬的。

  上了研,导师如老板,上了班,上了班,原本想着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熬出来了吧?

  结果,牺牲了大好青春,别人恋爱的时候,他们在写论文,写病历。

  别人陪女友的时候,他们陪着病人,陪着解剖室里的尸体。

  从实习到住院医,每天被上级摔报告摔病历,摔到主治了。

  有时候,弄清楚得病的是什么人比弄清楚一个人得了什么病还重要。

  真的,这行当能把好脾气的人都弄成一个脾气古怪的人。

  中心医院的普外主任们穿着笔挺的西装、夹克进了附属医院。

  附属医院里面的年轻医生,看到他们全部悄悄的如同退潮的海水一样让开了沙滩!

  来的是普外的主任,出来招待的当然也是普外的人。

  人家江河学者赵京津上门了,这边大普外的主任徐光伟带着自己的主任们亲自出来。

  有些时候,医疗圈格外的搞笑,两个医院距离越远,医生们的关系越好,两个医院如果是门对门,或者是肩靠肩。

  真的,同行是冤家说的一点都没错。

  以前的时候,城市规划的小,随着社会的发展,当年看着好像还有点距离的医院们,慢慢的抢滩夺陆,然后就成了几个大医院全都集中在一起。

  “张院呢?”赵京津看着徐光伟言语里带着一股的不耐烦。

  两人都是边疆肝胆的带头人,其实差不多是师出同门,然后学的都差不多。

  当他们该出成绩的时候,两人的研究项目几乎也是差不多的。

  以前的时候,反正两人的水平八九不离十,结果,赵京津一招中心肿瘤切除术,看着好像一下甩开了徐光伟。

  但明眼人都清楚是什么一回事。

  ……

  “张院啊,抱歉啊,让你久等了。”附一的院长刚是出去让助理去打听去了。

  虽然他知道张凡在手术上不会说假话,可这个事情听起来太悬了。

  普外厉害,脑外厉害,现在连心胸外还是儿科的心胸外都牛的了不得,由不的他不得不慎重啊。

  打听来的消息也确定了张凡说的是真事。附属医院的院长真的擦着额头的汗进来的。

  心里是一股股的后怕啊,想都不用想,自己要是有个这样的弟子,要左手绝对不会给右手,要月亮绝对不摘星星啊。

  现在想想,现在再看看面前的张凡,他真的感慨万分啊,“如此年轻,还如此有本事,自己厉害不说,老师也牛。

  这也就算了,家里还势力大,哎,娘的,幸亏没得罪,不然今天真的让这帮货把老子给埋了。”

  “没事,没事。院长的茶不错。”张凡也不着急,所以就客套的说着。

  “张院,这个,这个你硕士还没毕业,实在难办啊,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我们医院的院外外聘名誉专家的名额行不行。”

  “额,我要它干嘛!”张凡不理解的说道。他的目的就一个做手术。

  而对方则认为张凡是想要走学术的捷径,不然这么牛逼的人物跑边疆来干毛。

  无非就是边疆人才少,好拿职称不是,可你连硕士都没毕业,就想拿教授也太不要脸了吧。

  院长纠结啊,纠结的心都快碎了,一会埋怨自己没事找事,一会又觉得是机会。

  真的,牵肠挂肚,婉转百回啊。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往往请神容易送神难。

  就在院长想着怎么开口得到时候,助理一把推开了门,院长一转头,还没开口。

  “院长,电话,政府的。”

  “哦。”院长也不多话,直接起身,快步接过电话,然后朝着办公室的套间走去。

  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是。”然后只见院长都还没走到套间,就听院长大声的说道:“放心,一定全力抢救。”

  挂了电话,对着助理说道,“快,快,召集普外的主任们去急救中心,快,快。”

  他额头上已经微微渗出了汗水,张凡轻轻的放下茶杯。

  “张院,我得去……”话没说完,好像恍然大悟一样,“张院,您也别走了,赶紧和我去急诊中心。”

  “怎么了。”张凡虽然笑着,但人已经站起来了。

  “咱一边走,一边路上说。”

  说完就拉着张凡朝外走,张凡能感觉到院长拉着他的手微微颤抖。

  早年间的时候,各个省会都有贸易会议,比如震耳欲聋的广交会。

  随着华国国力的提升,这些交易会在沿海发达城市已经没啥稀奇了。

  可在西部,这种交易会级别很高的,拉投资卖产品,这种交易会,是直接能影响边疆省一年的GDP能不能上一个台阶的。

  边疆的交易会,有一个很特别的特色,就是牛马羊的附加产品特别多。

  而且,比如靠西北偏北的斯坦是挂毯,靠南的是地毯,当然了,这些都是摆摆样子的。

  真正的交易还是大件,比如矿石,比如石油,甚至天然气,这种级别的交易有些时候,连边疆自己的政府都没办法做主。

  因为这些国家未必只要钱,所以,等级很高,华国管理外交的,管贸易的,甚至都来了一个副总理级别。

  华国是好客的,交易很顺利,据说西北偏南的国家直接把自己发现的金矿交给了边疆黄金部队。

  宾主皆大欢喜,然后,在边疆政府指定的会客厅里,厨师施展出了十八般的功夫做出了如同艺术品的宴席。

  结果,宴会还没过半,斯坦国家的一位年轻的酋长忽然大汗淋漓,然后扑通一声倒在地面上,面如金纸。

  刚开始的时候,嘴里大喊着,一边喊,一边满地打滚。

  结果还没等服务员上前,这位穿着袍子的年轻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中毒了?

  还是原本就有疾病?

  或者跑来华国碰瓷的?

  不管是什么情况,人家是昏死你的宴席上的,而且还是高级别的宴席。

  边疆领导脸色铁青铁青,估计厨子们都吓的浑身发抖了。

  医疗专家组的专家上前一看,手放到患者脸上都能感觉到烫手。

  再扯开袍子一抹,肚子硬的像是铁板一样。

  “赶紧送医院,患者休克了。”

  他也鸡贼,就说症状不说诊断。

  症状是什么,通俗的说,其实就是医生观察到的或者患者表现出来的。

  而诊断是什么,是医生通过症状通过检查得出疾病的结论,然后再去治疗这个结论。

  这个斯坦国家很特殊,虽然是名义上的国家,其实要是按华国人的观念来说,其实就是战国算不得国家。

  一个国家里,省与省之间会发生冲突,省与政府之间有时候也开车坦克相互顶牛。

  这也就算了,更奇葩的是比如政府总理或者总统管着警察系统,而总统或者总理的儿子则管理着黑社会。

  特别古怪的体制,早年间华国人去那边做买卖的特别多。

  带着华国的瓶瓶罐罐去那边随随便便就能发了财。

  可,发财了以后,对方的政府也收了税,这是应该的,结果黑社会就上门了。

  人家也不是打砸抢,就一个要求,你赚了多少钱,必须把钱花了以后才能回去,不然!

  然后,华国人带着一车车的手工艺品回了华国,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们的这个工艺品,在大义鸟小商品面前就是渣渣。锡瓶,看着白金白金的亮人眼,放几天,就成了黑痰盂。

  毛毯粗糙的如同毛毡一样,在华国这边哪里有市场,没看就连魔都,羊城的地毯毛纺厂都经营不下去了,更何况这种更差的。

  政府不稳定,相互之间,反正招数很多。

  “会不会是食物中毒?”在场的一位领导问道。

  “目前还不好判断,但一定是消化系统的问题。中毒的可能性不排除。”保健医生脸都蜡了。

  在自己家里出了这档子事情,必须给人家一个交代,而且人家算是送财童子啊。

  救护车,警车疯了一样的朝着附一驶来。

  附一的院长拉着张凡朝着急诊跑,院长死死的拉着张凡的胳膊,深怕张凡飞了一样。

  刚出外科楼,就看到赵京津他们。

  “张院!”

  “张院!”几个中心医院的主任上前和张凡打招呼。

  “长话短说,来了一个特殊的病号,你们来的正好,一起去看看。”

  说完,还对附一的大普外主任说道:“徐主任,快走。”

  附一的院长嘴张了张,然后又合拢了,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了。

  张凡成了医院的领导一样,带着附一的普外医生,还有中心医院的普外医生,朝着中心医院跑去。

  “快去,给我们拿几件白大褂。”赵京津一听跟着张凡就往前跑,路上抓了一个年轻医生说了一句。

  年轻医生赶紧点着头跑着去拿白大褂。

  华国边疆,相连接的国家很多。而靠近南边,有这么一个国家,既和边疆相连又和西海省相连的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虽然和国华两个省相连,但朝西海省这边全是海拔几千几千的高原大山,别说人了,连鸟都飞不过来。

  而靠近边疆这边,虽然也是高海拔,但总还是算平坦一点。

  而且,这个国家和其他的国家的人种不太一样,华国边疆周边,要嘛是黄种人,要嘛就是黄白混合的后代。

  很少有纯白的人种,但是,这个国家是个特例,明明是黄种人的窝子里面,可他们却格外的白皙。

  所以,这个国家和其他国家关系都一般,以前他们都是兄弟,合起来和华国叫板。

  现在不行了,兄弟们反目成仇了,一打架就请华国去当中间人。

  华国好人也当了,然后生意也做了,所以,对他们很是重视。

  “请医院的领导重视,发扬我们华国的……”

  就一句话,清医院的领导重视,这话就已经很重了。

  所以,当张凡站出来的时候,附一的院长心里有点不甘,但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多一个人承担责任,也是好事。至于功劳,还是算了!

  “天啊,晓丽快来啊,快来啊,附一的大佬们和中心的大佬们尽然一起合作了。”

  在急诊科见习的小女生一脸的不可思议。

  在校的学生,其实都有个通病,平时没事在一起,要是讨论各大医院的主任们。

  一般都喜欢讨论八卦,比如谁和谁有仇,谁和谁不对付,谁离婚娶了小护士,或许这种事情更有意思。

  附一和中心医院,特别是外科的不和睦,大家都知道,可现在,他们尽然合作了。

  呜!呜!呜的哭咽着的120飞入了附一。

  张凡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赵京津他们是尊敬,而附一的院长是刻意。

  就这样,张凡站在人群前,迎着风,等待着120,微微还算青涩的脸上却是那样的严谨。

  茶素医务处的主任,远远走来,看到自家的小院长,看到自家的小院子如同成了附一的领导一样。

  然后,医务处的主任嘴角微微翘起,好似骄傲,好似任性一样快步走到了张凡身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