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医路坦途

正文卷 第十六章 生锈了

医路坦途 臧福生 6109 2022-05-04 15:46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冬天终是彻底旳走了,远处天山的雪峰也如同被嗦过的白雪糕一样,从肥大变的瘦而翘了。湛蓝的天空下,野外远眺而望,一片绿朦朦中还飘荡着一股子白色蒸汽,很是有一种诗意。

  中午的时候,张凡都要下班去食堂吃饭了,王红说茶素老大要来了。虽然茶素医院就在茶素,可茶素老大以往来的时候,都会通过茶素办公室和茶素院办提前预约好,这种不打招呼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

  张凡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的琢磨了一下,“应该不是来分红的!”要是分红绝对要提前大张旗鼓的造声势,不然别说茶素老大一个人来,就算整个班子来,张凡也是不认账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生病了?也不对,到底来干什么呢?反正不会是来送钱的。”想了想,张凡给王红说了一句,“让闫院长休息一下,如果下午没通知,就在家休息别来上班了。”

  “好的!”王红一脸无奈的走了,她知道,张凡又要赖账了。

  没一会的功夫,茶素老大来了,张凡一瞧,嘿,这家伙怎么一改往日的打扮了,平日里茶素老大穿的不是黑色就是灰色,天色暗一点蹲在角落里,都看不到。

  可今天倒好,穿着淡色的西服不说,还打着朱红朱红的领带,往日里一瞧就是七八十年代的老干部标配的黑眼眶眼镜也变成了金丝眼镜。

  “你今天就是穿一身红,我也没钱!”张凡脸上微笑着,可心里想的却是怎么快快的把他打发走。

  “呵呵,下班了吗?我耽搁你几分钟时间。”

  张凡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有私事。

  张凡也没多话,让王红出去以后,亲自给茶素老大泡茶,但就是不说话,沉住气。

  “最近医院好像挺忙啊?”

  “是啊,春天了,有基础病的患者随着天气转暖,变少了,可工地开工,外伤又开始多了起来,特别是普外,刚过完年,过年大鱼大肉造成的胆囊炎的一部分患者还没做完手术呢,而且马上就要农忙了,牧区又要换场了。

  寄生虫之类的疾病又要抬头了,过几天医院要撒出去一些医生去基层……”

  张凡开始扯,反正就是不问你又啥事。

  茶素老大看着好像听的晶晶有味的,其实心里烦躁的要死,肚子里估计把张凡早就骂了十几遍了,太能扯了。

  看张凡实在越扯越远,老大无奈的说道:“我最近梦比较多!你说我身体是不是出问题了。”

  张凡倒茶的手停了一下,然后接着又开始倒水了。

  “有其他症状没有?”张凡还是问了一句。

  “没有!”

  “哪就没事,梦多一点,有主意预防老年痴呆。”张凡笑着说道,不过心里还是纳闷的想着,这个货不会是真有病了吧。

  这个级别的干部,身体状况都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旦有问题,必须上报的。

  “马上就要四月份了!”茶素老大好像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张凡差异的看了看,心想尼玛四月八月的有啥问题吗?

  “我周一要去鸟市,你给我做个体检吧!”看张凡不配合,茶素老大还是说了一句。

  “行!”张凡拿出听诊器,拿出血压计,给这个货做了一个体检,“没啥问题,就是感觉你思虑过度啊!”

  张凡体检完毕后,给茶素老大说了一句,“行,没事我就走了,张院,算了,以后再说吧!”

  张凡送出茶素老大后,站在办公室门口发呆,这个货今天来到底是干啥来了。

  “干嘛呢?”欧阳从办公室出来了,一身的肥料味道,张凡知道老太太又给花施肥呢。就哪几盆烂花,弄的整个一层楼都臭黄豆的味道。

  “茶素领导刚过来了,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哦!”欧阳看着远处没人的转角,想了想,“他现在压力很大,一般情况下,首府老大不会从当地产生,可他这两年对茶素的发展也有很大的贡献,或许要进步了,可没有先例,他所以才患得患失。”

  张凡这才想到,要换届了!

  “院长,听说总经理和茶素老大手里还有一笔医疗津贴呢,趁着还在坐位上,您这几天多联系联系,说不定就给我们了。”

  欧阳瞅了瞅张凡,心理万分的感慨啊,这尼玛就不像个一般人,其他人肯定会八卦领导的去向,这个货竟然……

  医院对于换届还是比较淡定的,院长名义上是医院自己选出来的,书籍是上级任命的,不过瞅着任总的那个状态,估计她还高兴让别人当书籍呢。谷慢

  张凡觉得,这个事情和自己没啥关系,结果周一,鸟市来电话,让自己下个月安排好时间,到时候会通知他,要他去一趟首都。

  张凡惊讶的头发都竖起来了,“这要干嘛啊,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要问问我的意见?”当然了,这个也就是自嘲,具体什么事情不知道,不过肯定是好事。

  鸟市老大已经走了,去了首都,张凡还是觉得挺可惜的,虽然别着马腿强吃了自己止吐药的股份,不过后面的所有的事情,人家安排的都挺好,不知道后面来的会不会这么好说话。

  这几天事情特别多,首先是政府这边,然后特种骨科的斯坦院长又要来,而且这几天医院生孩子的一个接着一个,首先就是休息了好几个月的手术室护士长巴音同志要待产了。

  听说巴音已经住进妇产科了,张凡特意和赵京津李存厚他们一起去探视一下,如果说医院的那个护士和外科的院长关系都不错,这就是手术室的护士长了。

  进了妇产科,张凡都差点认不出来了,这个还是当年下乡的时候,喝点酒骑在凳子上喊:架!架!架!的那个草原妹子吗?

  躺在病床上的巴音肚子就不说了,最大号的病号服穿上都没办法扣纽扣,而且最夸张的是下巴都有三层了,本来又大又亮的黑眼睛,现在都成一条缝了。

  这个胖的也太夸张了吧!

  看到医院的几个外科院长亲自来慰问,巴音高兴的想要站起来,“行了,行了,你就别逞能了,赶紧躺着。”

  张凡赶紧拦着巴音,别一激动,现在就给破了水。

  “院长好!”巴音的老公,壮实的学峰倒是没怎么变,还是像个黑塔一样。“你小子,要当爸爸了,好福气啊,我们医院最好的护士让你给追到了。”

  张凡笑着和学峰说了两句,对于这个小伙子,张凡还是很欣赏上的,有担当,当年火灾,要不是他,巴音估计都壮烈了。

  “院长,您明天得给我亲自做手术啊,我现在害怕!”

  人真的很奇怪,一旦要当妈妈了,大多数人都有变化的,比如巴音,张凡一眼就看出,她比往日稳当了,可以说比往日成熟了许多。

  这几天生孩的,不光有巴音,护菊大队的赵子鹏老婆也要生孩子了。

  说实话,医院让张凡打心底里佩服的人不多,这个货就是一个,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恋爱,竟然一直恋爱到结婚,真的,当初张凡听赵子鹏显摆,都觉得这尼玛是吹牛,后来这个货结婚的时候,还真的是这样。

  赵子鹏的老婆也是剖腹产。

  清晨,当第一缕太阳洒金手术室的墙角时,手术室的手术也开始了。胖巴音被推进手术室,一群小姑娘如同一群工蜂推着蜂后一样。

  张凡好久没给别人接生过孩子了,当初在转科的时候接生的倒是挺多,后来出科以后,也就给李辉的老婆接生了一次,还有路任佳接生了一次,再就没接生过。

  不过几天,张凡估计得在妇产科呆着了,医院的医生或者家属有这个要求,张凡都力所能及的帮一帮。

  当然了,也有不高兴的,比如吕淑颜就不太乐意,她觉得她现在在妇产科方便技术比张凡好。

  手术开始,巴音的白肚皮上青色的血管如同蛇一样盘旋着,剖腹产的手术,其实切口纵向是损伤最小的,可为了美观,只能横向,这样的损伤相对来说比较大。就算是搞医疗的巴音自己,宁愿损伤大一点,也不愿意纵向切口。

  手术台上,张凡主刀,吕淑颜助手。

  吕淑颜不时翻着白眼瞅张凡,张凡也无奈,这个货怎么不结婚啊!

  剖腹产的手术对于张凡来说,很简单,打开皮肤,切开子宫,掏出孩子,然后捏开小屁孩的嘴,一个指头塞进去,掏出小屁孩嘴里的胎脂胎粪,然后照着屁股或者脚底板拍几下,孩子一哭,这就差不多结束了。

  缝合的时候,老巡回护士问了一句:“护士长他们是不是和张院是一批进医院的啊!”

  张凡乐呵呵的说道:“是啊!”

  “哦!”老巡回若有所思的回答了一下,然后很是感慨的说道:“时间过的真快啊,你们都结婚生子了!”

  然后,上手术都没说话的吕淑颜猛的冒了一句:“张院可没生呢!”说完,用挑衅的眼光瞅了张凡一眼。

  张凡太清楚了,这个眼神可不是什么暧昧,直接意思就是:嘿嘿,你的子弹生锈了!

  这尼玛把张凡气个半死,他决定晚上去要和邵华好好打一次架。

  斯坦院长的包机抵达了茶素,这个货还是第一次来茶素,见到张凡像是多年的老友一样,很是亲热的要和张凡拥抱。

  “张,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我们国家最伟大的球员之一,史上最厉害的四分卫。”张凡看到一个高大的雄壮的男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